xinde

明清之际天主教三位女信徒


2008-08-03 08:49:43 作者:周萍萍

    提起明末“天主教三大柱石”,大家了解颇多。不论是徐光启、李之藻还是杨廷筠,他们为建立教堂、宣传教理不遗余力,大力推动中国教会事业的发展。其实,明清之际在江南地区还有三位对天主教在华传播影响较大的女信徒。她们生活于官宦之家,有的还与明末“天主教三大柱石”有着极深的家族渊源关系。作为女性,她们没有自己的祖辈、父辈或丈夫那样在朝野有很高的威望,但她们凭着自己的信仰,默默地为教会事业作奉献。在明清鼎革、社会动荡不安之际,在天主教初传中国、受到打击之时,她们挑起了传扬天主教的重担。她们分别是杨廷筠的女儿阿格奈斯、佟国器的夫人阿加斯和徐光启的孙女甘第大①。
    阿格奈斯是杨廷筠正妻吕氏的女儿。1616年在母亲带动下领洗入教。奉教后的阿格奈斯和母亲一样,对教会事业非常热心。在1620年教会的年信中,传教士详细叙述了阿格奈斯和她的母亲吕氏如何以杨廷筠为榜样,热心于教会事务,她们“负责装饰圣堂中圣坛,并为神父用锦缎制作祭服”。阿格奈斯还和母亲、兄弟一起帮助父亲杨廷筠兴办“仁会”。仁会主要是救助穷人,每月有聚会、献仪、专人处理捐款等,所捐款项用于天主教的七项善功。
    那时,传教士在南京和杭州仿照西洋修女院,各建立了一个贞女会,供那些立誓终身不嫁、侍奉天主的女子修道。在明鼎革、旗兵南下、局势十分混乱的情形下,两处贞女会都在阿格奈斯的照看下安然无恙,这不能不说是阿格奈斯的功劳。要知道在明清易代的前后二十年中,遇害的传教士就有八九人,信徒因乱丧亡的更是难以统计,各处教堂也都被拆毁。在纷乱年代中,作为一名女性,阿格奈斯能把贞女会看护好,其艰辛可想而知。因其美德和善行,阿格奈斯被教徒们誉为“杭州信徒们的楷模”。
    阿加斯是佟国器巡抚的妻子。阿加斯先于丈夫入教,后来又劝化了丈夫、儿子和亲属等相继入教,每天晚上,共同念经。阿加斯为中国早期天主教会出力,是通过其丈夫佟国器的作为而彰显的。与夫人相比,佟国器虽然入教较晚,但他在夫人影响下,一直对天主教抱有好感。他曾出资刊印天主教教理书籍,并为其作序,广为流传。他在每一处任所,都为天主教建造修缮教堂。1655年尚不是信徒的佟国器重新修建福建福州天主堂;任赣南巡抚时,他修复了赣州以及江西各地的教堂。特别是杭州天主堂的修建,与佟国器及其夫人的努力密不可分。[page]
    1645年,旗兵南下占领杭州后,关桥附近的小教堂四周驻满了军队。兵荒马乱之际,教徒对此万分惊恐。恰好佟国器时任浙江巡抚,驻节杭州,他劝卫匡国神父重新建造一座大的教堂。卫匡国听从建议,在佟巡抚妻子等人的资助下,在杭州天水桥附近建造新教堂。新落成的教堂是当时全国最美丽的教堂,完全采用西洋建筑风格,称为“救世主堂”。1687年,李明神父经过杭州时,对其赞叹不已:“我们在那里第一眼望去尽是金光闪闪的装饰、图画和油画,一切都是如此装饰,甚至有寓意有层次。具有世界上最美好的效果。”杭州新教堂的落成不仅为周边信徒过宗教生活提供便利,更主要的是此乃巡抚大人信教的妻子出资建造的,这对信徒的鼓舞和影响可想而知。
    明清之际对中国天主教发展贡献最大的女性应当是徐光启的孙女甘第大。徐氏一家热心天主教传教事业,徐光启是明末天主教三大柱石之一,他儿子徐骥也时常帮助传教士,至于其孙女甘第大更是促进了中国天主教传教事业的发展。
    甘第大16岁时嫁给松江华亭人许远度,天主教因此传到松江地区。她在松江出资建造邱家湾天主堂,献地百亩作为教堂公产。除在松江建立教堂外,甘第大还在外省相继建堂。中国习俗,女子不轻易出门。甘第大因为长子许瓒曾在外省做官,她为了传扬天主教,协助神父建造教堂,不顾路途的艰困劳累,陪同儿子前往任所。许瓒曾出任江西驿传道副使,甘第大在南昌购买大屋子改建成天主堂。许瓒曾在四川、河南做官,因道路艰险,甘第大不便前往。于是她嘱咐儿子在成都、重庆、开封等地创建天主堂。后来许瓒曾调到湖广为官,甘第大请穆迪我神父前往开教,设立天主堂。天主教得以传布,西洋传教士无不把它归功于甘第大和许瓒曾。柏应理神父认为可以不夸张地说:“在全国,恐无一圣堂、祈祷所、教区、善会,不曾沾夫人之恩。”“她除建教堂外,还经常捐助传教经费,资助传教士生活费用。她在家中小堂祈祷,许愿奉献给每位神父220两银子。她拿出多年来做女红的积蓄,托潘国光神父赠给在全国的25位传教士。”1664年,反教文人杨光先掀起“历法之狱”,传教各地的神父被谪居广州,天主教被禁止传习。此时,甘第大又赠给被羁押在广州的传教士800两银子②作为生活费用。那时,北京的教堂中东堂坍废,西堂被杨光先占据,利玛窦墓以及他的墓堂也颓坏不堪,亟需修理,甘第大又奉献银子两千多两。在江南传教的鲁日满神父账本中,我们也常看到甘第大捐助钱物的记录:我收到我们的母亲徐甘第大许多礼物:10盎司银子;1两8钱每月葬礼所需银子;2只猪蹄;120个鸡蛋和鹅蛋;4块丝绸。[page]
    甘第大像她的祖父徐光启一样,请西洋教士译著宗教类书籍126种,科学类书籍89种,共486卷。出资刊印后,分发给各个教堂以及赠送给贵妇名媛、亲朋好友,使足不出户的妇女能接触到天主教教义。她还在家中供养了几个女信徒。凡外面有人生病,就叫她们前去救助服侍;叫她们中明白教理,口齿清晰的去不信教的人家宣扬教义。她知道对于中国妇女来说,最难的宗教生活便是告解。悔罪已经很难堪了,况且是到西洋男子前去诉说,因此甘第大让年轻女孩从小就经常拜见神父,以免日后告解不致过于害羞。
    甘第大正直善良,她不仅热心传教,更关心穷人。当时有许多贫苦人家,孩子生病后,没有能力抚养,特别女婴被抛弃的很多。甘第大便告诉儿子许瓒曾,让他呈请苏州抚台准许购买一所大房子,专门收养弃婴。时人称其“收养遗婴甚众,为之觅佣乳,置义墓”。自1675年至1696年,育婴所共收救弃婴5480名。为便于接济穷人,甘第大在住宅旁另开了一扇小门,让衣食无着的贫苦百姓随便进出,她有时也亲自把衣服、食物分发给穷人,她常说:“贫乏教友皆我兄弟也。”在过寿日那天,她将锦袍上银片与凤冠上珍珠全摘下来,送给贫苦百姓。
  甘第大生活的时代,妇女足不出户,天主教又是刚传到中国不久,许多地方还没有建立教堂,更没有神父前往。在那样不便的环境中,甘第大效法她的祖父,协助神父建造、修复无数教堂,资助传教士传教经费和生活费用,用各种方式开展传教工作,为天主教在华传教事业奠定稳固的基础,可谓贡献颇大。1680年,甘第大去世。耶稣会总会长为表达耶稣会对她的感念,下令全球耶稣会士为她举行三台弥撒,念玫瑰经三串。因甘第大对中国教会所做出的成就,她被传教士誉为“古今罕匹,中国圣教独一无二的女士”。[page]
  阿格奈斯、阿加斯和甘第大都是明清之际对中国教会事业发展做出贡献的女性。她们中除了阿加斯我们不知道是如何信教的,其余两位都是受家庭影响。她们生活在天主教传播较早、信徒相对较多的江南地区,在这良好基础之上,阿格奈斯、阿加斯和甘第大这三位承接了明末“三大柱石”的接力棒,继续传扬宗教、维护教务,并就自己力能所及,开设教堂于中国其他地区,即使在艰难的环境中,也毫不懈怠。
    需要指出的是,这三位女性不过是中国众多女信徒的代表,还有更多推动中国教会事业发展的女信徒,因为资料缺乏,我们无法做深入的研究。就是这极少的关于女信徒的记述,也只是散见于传教士写回国的书信、报告以及中国的方志、笔记之中。更多的普通女信徒,我们甚至连她们的名字都不知道,她们悄无声息地湮没于历史发展的长河之中,让人惋惜。

    说明:①、文中阿格奈斯、阿加斯和甘第大显然都是她们的“圣名”。只有“阿加斯”是“亚加大”——见《一位中国奉教太太》(上海光启社出版)P68:“佟夫人事”。其他二位,可能也是翻译之误?②、甘第大赠给被押在广州的传教士3000两银子,不是800两。见上书P31。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