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教宗的梦想:一个团结互助、友爱人群的欧洲


2020-10-29 10:04:41

欧盟旗帜

(梵蒂冈新闻网)教宗方济各在写给圣座国务卿帕罗林枢机的一封信函中,提出他对欧洲的四个梦想。在这些梦想背后,有一个实质的信念在支撑它们,即:如果丢失了欧盟创始的支柱,真正的欧洲就不复存在。换言之,悲惨的战争和高墙结束后,欧洲各国人民要有团结一心的空间。贝尔格里奥教宗的这些理想,响应了欧盟之父舒曼(Robert Schuman)和圣若望保禄二世教宗这两位先人对欧洲的愿景;其中,若望保禄二世坚决捍卫这片大陆的基督信仰根基。

在圣座与欧洲机构合作50周年、欧盟主教团委员会创建40周年的机会上,教宗方济各撰写了这封长信。这两个周年纪念又与《舒曼宣言》70周年息息相关,因为这份宣言标志出欧洲决志结束战争的分裂。而今,分裂可能再次发生,在这历史性的紧要关头,教宗方济各重申一个广受认同的理念。他写道:「疫情形成一个分水岭,迫使众人作出决定:要么继续在过去十年走的道路上前行,陷入自行其是的诱惑,愈加互不谅解、彼此对立、冲突频发;要么就必须重新发现『友爱的道路』。」

新冠疫情危机恰好凸显了这一切:自行其是的诱惑促使各国在不分国界的问题上寻求单边的解决方案。然而,战后的欧洲「深知团结力量大」,因此重获新生。诚如《福音的喜乐》劝谕所表明的,「合一胜过于冲突」,以及团结能成为「创造历史的一种模式」。教宗方济各的心中回荡著若望保禄二世1982年11月9日在西班牙朝圣时发出的肺腑之言:欧洲「要寻获妳自己、做妳自己」。

贝尔格里奥教宗重新诠释先教宗的这句名言,指出欧洲「世代以来是个打造理想的工坊,如今似乎失去动力」。教宗方济各期许欧洲不要「裹足不前」、眷恋回忆,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再美好的回忆都会消逝,最终无法追忆」。欧洲寻获自己,等同于找回「根基深厚的理想」,不怕自己的「千年历史」,却以之作为窗口来眺望未来,而非依恋过去。因此,欧洲不必害怕古希腊思想的诘问所激发的「对真理的渴求」,不必害怕罗马法律所发展出的「对正义的渴慕」,以及「在犹太-基督信仰传统的相遇中与日俱增的『对永生的渴望』」。

因着上述的欧洲珍宝,教宗方济各提出四大愿景。他强调,「我首先梦想着一个友爱人群的欧洲。但愿在这片土地上,每个人的尊严都得到尊重,人本身就受到重视,而不被当作经济考量或交易买卖的物件」。欧洲秉持如此敏锐度,成为一片「保护生命」、工作、教育和文化的土地,懂得捍卫最脆弱者,「尤其是老年人、需要昂贵医疗的病人和残疾人士」。

这第一个梦想自然衍生出第二个梦想。教宗表示,「我梦想着欧洲成为一个大家庭、一个团体」。换句话说,欧洲要成为「众民族的家」,能「团结共处,珍惜差异,首先便是男女之间根本的差异」。简而言之,教宗梦想的欧洲是一个团结友爱的团体,绝非单枪匹马又互不干涉的现况;后者「难以应对未来的各种挑战」。

教宗的第三个梦想是一个「团结又慷慨的欧洲」、一个「款待又好客的地方,在其中爱德、基督信仰至高的美德,胜过于各种形式的冷漠和自我中心」。教宗指出,团结意味着成为近人,这对欧洲来说具备一个特殊意涵,也就是「通过国际合作,关怀并乐于扶持其它大洲,特别是非洲」。教宗敦促欧洲关切移民,不只协助他们解决燃眉之急,更要长期陪伴他们融入社会。总而言之,欧洲该当成为一个「团结的团体」,唯有如此「才能有效应对这项挑战;与此同时,各种片面的解决方案早已自曝其短」。

谈到第四个梦想,教宗说道:「愿欧洲能健康地政教分离,好使天主与凯撒能区分开来,却又不互相对立。」对教宗而言,这代表着欧洲应当「向超性敞开,让信徒能自由地公开宣认信仰,在社会上提出自己的观点」。教宗认为,欧洲「已结束了教会内分门别派的时期」,但他希望欧洲也能终结「一种对他人,尤其是对天主关上大门的世俗精神,因为这种文化或政治体系显然不尊重那些向超性开放的态度,不够尊重人类」。

在信函的结尾,教宗敦促基督徒承担起在所有环境里激起改变的「重责大任」,并将「亲爱的欧洲」托付于她的众位主保圣人,即圣本笃、圣济利禄和圣美多第,以及圣女布里吉达、圣女加大利纳和圣女十字架本笃德肋撒。教宗最后表示,他确信,「欧洲能再次对世界贡献良多」。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