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甲年:约翰‧匹奇《耶稣的文化世界》常年期第十六主日


2020-08-09 13:15:51 作者:约翰‧匹奇

(玛十三24─43)

敌人与报复

专家描述地中海社会为好争论的,就是敌视和衝突导向的社会。今天的公开比喻正是此写照。

仇人在麦田中撒上了莠子。仅仅说明却没有评论。耶稣的听众十分明瞭。生于某一家庭,不仅继承了家族的荣辱和朋友,也继承了世仇。

为何在古代家庭家族成为仇敌,理由相当多,但是结局总是一样的。不和与争执一经发展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他们虽不知道,但总是猜疑仇敌正处心积虑地羞辱自己的家族。

在这故事中,羞辱在播麦种后不久就已撒下,羞辱对手得等到莠子成熟到与麦子有别时,才算功德圆满。这时整个村落都会发觉地主的耻辱,并且讥笑他。

当地主要僕人放任莠子生长直到收割时,讥笑讽刺就更加不可收拾了。市井小民期待著报复、复仇。然而,地主似乎莫可奈何,被仇人玩弄于掌。在电力和电视发明之前,这类的争执提供了村落的茶馀饭后的八卦娱乐。

但外在只是个欺人的幌子。这地主不仅机敏且机智。他知道在养分和水分的吸收上,麦子强得足与莠子匹倍。在收割后,地主不仅榖仓充廪,而且更有想不到的燃料。莠子伎俩产生反效果,没羞辱到地主,反羞辱到自己。到最后,地主与僕人才是赢家。仇人只好自取其辱。

这是件有趣的教训。耶稣的听众再次明瞭这不是农事智慧。它是一则文化的价值。这比喻文字之外的「内涵」("something other" or "something mroe")也许是地主的拒绝报复,才算公平。在这充满复仇的社会,地主的无动于衷的确强而有力。

义人的辩解(the vindication of goodness)

正如播种的比喻(玛十三1─23),玛窦再解释「自己人 ingroup」(36─43)。这解释并未随著耶稣的比喻起舞。然而,故事中的每一项目都含有不同的意义。这种方式称为寓言诠释(allegorization),早期基督徒爱用此种方式来解释耶稣的比喻。部分原因是由于许多早期的基督徒不再能瞭解享农民的世界观和经验。玛窦的团体该是城市居民,对于细腻的农村事物毫无知悉。

即便如此,寓言诠释同样忠实地针对地中海的基本信念,尤其是大多数的人对于无法掌握自己的生活相当瞭解。他们受制于另一世界的权下:天主,邪恶者,和天使。

善人受苦,恶人享福是他们日常经验。在这寓言解释中,正直人安慰就是到头来天主会制服恶者,送他们下地狱。善人则「在天父的国度有如太阳发光」。

当代的信徒也许觉得蛮有趣,但是在深思熟虑之后得承认,对于週遭的恶人,也拿他们没办法。即便死刑也无法制止,我们和信仰先辈一般处于同样的焦虑中。

地主深信麦子终将不受莠子的影响值得继续推敲。崇尚善较惧怕恶来得伟大,它是对抗猖獗愚蠢暴力的最佳武器。在历史中,它曾成功过,只要给予机会它能够再成功。

取自 The Cultural World of Jesus: Sunday by Sunday, Cycle A. 出版 Minnesota, Collegeville. 作者 John J. Pilch。  

本文标题:甲年:约翰‧匹奇《耶稣的文化世界》常年期第十六主日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