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深切缅怀好牧人吕秀明神父


2020-08-19 18:58:23 作者:采访/整理 孔喜慎

    2020年6月23日11:48分,吉林教区传出一个不幸的消息——年仅48岁的吕秀明神父与世长辞,安息主怀。

    壮志未酬身先死,亲朋教友泪满襟。一位天主的忠仆,一位教友们的好神父离开了他深爱的教友们。吕神父一辈子生活简朴,坚守神贫,热衷使命,爱主爱人,神长教友们有口皆碑,他的善表感染、感动着很多人。以下是神长教友们对吕神父的深情回忆。

     朱长友神父(吉林教区教区长):吕神父有智慧,有思想,有定见,一生难得糊涂,凡事不加评断,谨口慎言;淡泊名利钱财,谦卑顺命,工作一丝不苟,有责任担当,病重期间,仍惦念着堂区事务;教友们,无论男女老幼都喜欢他,因为他不做神父老爷,他十分尊重教友们,与他们打成一片,以兄弟姐妹相称,以朋友相待,堪称好牧人。

    庞喜峰神父:吕神父的衣食住行特别简单,他没有一件值钱的、像样的衣服,只求干净朴素。偶尔去教友家吃饭从不让摆设酒宴,吃碗面条便心满意足。

    在金钱方面,吕神父让很多人竖起钦佩的大拇指。每当教友拿钱请他做弥撒时,他很少收过教友们的弥撒费,特别是那些比较穷困的教友,绝对分文不收。他都不用写遗嘱,因为他手里根本就没钱。当吕神父病倒后,有教友悄悄留给了他一万块钱,想让神父买点补养品,但是直到去世,这一万元也没有动过。

    在牧灵方面,吕神父更是倾尽心力,吃苦耐劳,想方设法提高教友们的信仰素质,自己亲自带着教友们去学习,为他们邀请老师等。无论年长者或是年幼者都从他那里得到了一位好牧人的关怀,体验到了一份父亲般的温暖。他用基督的爱,以大海般的胸怀树立了基督第二的形象。

    在世俗化的今天,吕神父活出了一位神职人员应有的品质。

     徐景全神父:吕神父奔走在福传的路上,从未流露出一丝怠倦;无华的装束让每一位与他接触的人都感到坦然;宽厚的胸怀承载着千万人灵的渴望;与主的默契是他前进的力量!勤、俭、仁、爱,就是吕神父的一生。

    张漱昕神父: 吕神父和我同时走进神学院,一起读书、学习,直到毕业。

    他是一位朴实无华,生活简朴的人,没有昂贵的衣物,没有讲究过饮食,与同学聚餐时,从来不提要求。

     吕神父不擅长讲道,晋铎之后,这为他是最大的挑战。然而,几年之后,有一次我们几位同学聚会,结束后去堂口为教友们做弥撒,大家都推荐吕神父在弥撒中讲道。但那次讲道却出乎意料,神父的讲道逻辑清晰、内容精彩,抑扬顿挫,这让我们深感惊奇。这番功夫绝不是一蹴而就的,说明吕神父在这方面付出了很多。

    他不摆架子,平易近人,乐于助人,在牧灵福传过程中与教友们打成一片。经常带领教友们一起去探访老人,慰问孤寡,为他们行圣事,关照他们生活中的困难,他不仅是教友们灵魂的牧者,也是他们生活中的一位天使。

    与神父弟兄们相处时,他从来不争,不彰显自己,突显了谦卑温和的品质。积极参与教区为神父们举办的一些活动,例如:避静、聚会等。并且在参与的过程中总是积极配合,只要大家同意的,或者整体安排对大家有什么要求,他都会认真地执行。然而,在这方面他做了很大牺牲,因为这并不是他的性格使然,他原本的性格是比较倔强的,有时遇有令他特别不舒服的事情时也会突显出来。但是,每逢大家有集体活动,或者共同去完成一项工作的时候,他却放弃了自己的本性,隐藏了自己的倔强,服从命令听指挥。以下是我对吕神父的深情怀念:

     “哭泣,因为失去了你。没有给我留下一句遗言,就匆匆离去了。 未来的路上缺了你的同行,身感孤独;美好的风景少了你的陪伴,心感缺憾。而留给我的只有对你的回忆。

     欢笑,因为结识了你。我们共同走过的岁月里,有你的微笑,你的真诚,你的支持与陪伴,让我深感欣慰。在修院陶成的日子里,打篮球,乒乓球,羽毛球,那是我们一起高兴的时刻;劳动、修建家园,那是我们共同付出的时刻;争辩、争吵,那是我们加深认识的时刻;念玫瑰经、日课,那是我们共同勉励修德行善的时刻;准备期末考试、毕业论文,那是我们共同焦虑的时刻。

    晋铎之后,我们时常小聚,分享传教和灵修生活,互相支持和共同勉励。2005年,我们同班同学为了庆祝毕业十周年安排了避静及拜访的活动,在全程的活动中有你的身影,我倍感安慰。2014年我们同班同学在松花湖聚会时,有你的临在,我倍感亲切。这一切都是我们共同走过的相识之路。

    兄弟,虽然没有遗言,但 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及每次的相聚的时刻,都深深的印在我的记忆里,因为那就是你留给我的所有遗言。兄弟,我们下一次相聚将在天国里。那时,有你做东。”

    徐凤云教友:吕神父在榆树任本堂近8年的时间,他特别能吃苦。这里经济比较贫困,神父在教堂住的屋子又小又暗,为了给教友们省钱,他连电灯都是算计着用,不必要时都不怎么开灯。

    吕神父对教友们特别好,凡事从“爱”出发,对待教友一视同仁,无论哪位教友有事,他总是主动帮忙。

    我们家家境困难,我在外边打工挣点儿钱,十分有限。有时吕神父看到我家需要什么,就想办法给予帮助。

    尊老爱幼是吕神父的品格,对老人们总是嘘寒问暖,照顾他们身心灵的需要。让我最感动的是,有一次,一位神父的母亲来榆树镶牙,借住教堂一个多月。我就在教堂附近干活,于是我主动负责给这位老人做饭。由于马桶不太好用,老人也不知道,晚上的大便没能冲下去,而且马桶上及周围也弄脏了。早晨我发现后,刚鼓捣了两下,就恶心地吐了一地。我赶紧告诉了吕神父,他立即拿起马桶刷子就忙乎了起来,脸上没有丝毫嫌弃的样子,让我敬佩至极。这种事儿该我们教友去做,然而我没做到,吕神父却做到了。

    为了不让老人在教堂里孤单,吕神父有时间就陪她聊天,有时也请教友们陪着老人说话解闷儿。他真是一位好牧人。

    孙景峰教友:从1993年吕神父来到我们榆树后,七八年以来,无论是生活上,还是信仰上,都给我们教友留下了很好的榜样。

    穿着上,吕神父一点也不在意,衣服很旧了也舍不得换掉,有一次,教友们要给神父买件新衣服,但吕神父说啥也不让买。后来,教友们没经过他同意,就悄悄地给他买了一件。但是,直到去世,也没见他穿过一次。

    他在饮食方面也很节俭,剩菜剩饭从不舍得扔掉,我们教友在教堂吃饭的时候,也都抢着吃剩的,但吕神父就是不让,一下子揽到自己跟前,说:“我就喜欢吃剩的。”总是让我们教友们吃新做的,这让我们既心疼又感动。有时教友们请他去饭店或家里用餐,在非去不可的情况下,他就坚持只吃一碗面条,其余的什么都不要。

    在住宿上更是简单,神父住的小屋不仅很小很暗,且很潮湿,外面罩着石棉瓦(防漏雨),终日不见阳光,无异于地下室。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吕神父一待就是8年,他从未有过一句怨言,反而以苦为乐。

    吕神父外出送弥撒时,自己开一辆好多年的旧车,路上从来都是自己加油,有教友想给他加,他坚决不让。

    每当教友们给他钱求弥撒时,他都会婉言相拒,让教友拿着过日子。如果强行塞给他,他转手就放进奉献箱里。当今时代,不爱钱的人可能不多,吕神父算一个。至少从我自己来说,还没有遇到像吕神父这样不喜欢钱的。

    谈到牧灵,在吕神父身上我们看到了基督的身影,他与教友们以兄弟姐妹相待相称,相处得非常融洽,尊老爱幼,关心教友,不论谁家有困难,他都会主动伸出援助之手,这是我们每位教友都经验到的,实令人敬佩。

    自从吕神父来到榆树堂区,在他榜样的感召和辛勤的牧灵下,进堂的教友越来越多,以前四大瞻礼的教友现在每主日都会进堂,教友们的悔改皈依,离不开吕神父的付出和努力。

    吕神父在我们堂区吃了太多的苦。最明显的是冬季需要烧炕取暖,主日我去教堂参与弥撒,亲眼目睹他自己劈柴,自己烧炕,我想帮忙,他却不让。有时我偶尔在教堂里住一夜,吕神父竟然亲自为我烧火暖炕,我想自己来,他都不让。神父不像领导,倒像是仆人,令我感动至深。不仅是我,只要有教友来教堂住,他都会提前把炕烧热。这份好牧人的关爱令教友们深受感动,没齿难忘。大圣额我略教宗曾说:“我是众仆之仆。”在这一点儿上,吕神父也做了教友们的仆人。

    教友们想给神父派一位教友做饭,但神父坚持自己亲自下厨。近8年来,不管多忙多累,神父一直是自己动手做饭。

    李春惠教友:“我们榆树这个地方条件比较差,吕神父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会想着教友们,本来神父可以住一个大的房子,睡一条大些的炕,但是他为照顾一些远道来参与弥撒需要在教堂过夜的教友们,尤其是怕老教友们受凉,他自己干脆选择了一间又小又暗的小屋。

    他的一日三餐特别简单,经常一个馒头或一碗面就是一顿饭,从不讲究。

    吕神父对老人和孩子特别有爱心和耐心。

    有一段时间我的腿得了滑膜炎,行动不便,吕神父就定期定时来我家给我送弥撒。这就是吕神父,哪怕是一个教友他也要照顾到。每次我让他在家吃个便饭,他总是说:“不用麻烦了。”说完转身就走,让我很过意不去。

    让我特别难受的一件事是:神父检查出癌症后,竟然没跟教友们提一个字,脸上没有露出过一丝痛苦的痕迹,照常说笑,按时举行弥撒,与平时毫无异样。临离开前几天,他还给我买了药,当我给他药钱时,说啥他也不要,放下药啥也没说就走了,我知道神父没钱,怎能让他替我垫付药费呢?

    有一天他突然跟教友们说:“我要去小八家教堂。”我们都以为他是去那儿办点事儿,有教友要开车送他,他却不愿麻烦别人,第二天一大早自己就悄悄地走了,这一走,就再也没回来。其实他隐瞒病情,是怕教友们替他担心。神父为我们付出了太多,在我们这里服务这么多年太不容易了,如果在一个条件好点儿的堂区,可能身体也不会成了这样。堂区就是他的家,处处为教友们着想,教友们一聊天总会谈起吕神父,大人孩子全都想他。

    我们的教堂即将拆迁,吕神父病重期间还惦记着这事儿,嘱咐我们说:“只要能用的东西都留着,跪凳虽然旧了,但还能用,我们没有那么多钱,有了新的教堂继续使用。”自己都病成那样了,还惦记着堂区的事儿。

    我们这里的教友住的比较分散。他经常带着我们几位教友去福传、送圣体、为老教友们傅油,且风雨无阻,不惧酷暑,不畏严寒,只要教友们有需要,他从不缺席。

     吕神父一生献于天主,忠心服务教会,以“爱”牧养羊群。愿吕神父早日与诸圣为伍,安享天福,并为我们众人代祷!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