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一位神父的重生


2020-07-22 18:56:29 作者:林林

    耶稣说:“我是善牧,善牧为羊舍掉自己的性命。”(若10:11-12)这就是基督的使命——守护羊群的平安,寻找肥美的牧场,凡父交给祂的羊一个也不丧亡。神职人员亦是如此,以圣事喂养教友的灵性生命,以生命为他们保驾护航,引领更多的羊走进牧场。然而当今时代,有些神职人员淹没于世俗洪流,把使命置之高阁,弃羊群于不顾,迷醉于享乐,令基督着实伤心。

任长奇神父为教友们送圣体

    山西晋中教区的任长奇神父也曾迷失过,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那些年,我只是一台做弥撒的机器。”然而天主那份寻找的爱令他幡然悔悟,在恩宠里重获新生。自此他牢记职责,不负使命。


一、家庭背景 祈祷不辍

     任长奇神父自幼成长于山西晋中市灵石县南关镇一个热心事主的老教友家庭,家中常接待神父修女。上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他是家中的老幺。外公一家是河北平山县,弟兄8个,最小的一个是神父。在饥荒年代,其中有四个弟兄逃难来到了山西包括这位神父。那时父母常带着年幼的任长奇去一教友家参与小外公的弥撒,而且母亲让他在外公那里办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告解,至今任神父记忆犹新,自此,幼小的任长奇有了“神父”的概念。

    母亲的热心善表在任长奇的生命中刻下了深深的烙印,不论环境怎样,她每天早晚都会带着孩子们祈祷,只有几岁的任长奇早晚课就都背了下来。在母亲的带领和影响下,信仰的种子悄悄埋在了任长奇的心田。

    任长奇在读书期间,在宿舍自己念经,结束后再去教室上自习。同学们偶尔也会碰见正在祈祷的他,但他依然念下去,不以信仰为耻,不把信仰掩盖。而且,任长奇不管遇到何种境况,从不口带脏字,更不口出恶言,又因为他是教友,学生们都很尊重他。

    高中毕后,任长奇作了一名初中教师。工作中的他,每天晚上必须念完晚祷和玫瑰经才肯休息,6年时间从未间断。后来他辞掉教师工作,回家干起了苦力活儿。闲暇时任长奇就会手捧一本圣书,如饥似渴地汲取精华,滋润灵性。


二、晋升司铎 生命空虚

     1985年,山西备修院招收第一批学生,任长奇受天主恩宠感召,萌生了修道想法。经本堂神父推荐,和另外几位修士,一起做了修院的旁听生。当时修士们的书都是油印的,任长奇边学习,边在电脑上打书稿。后来又转入大修院继续学习。

    1990年,正值神职人员青黄不接之时,他成为了山西省第一批被祝圣的司铎,当时一起晋铎的有41位修士。

    晋铎后,任神父被分配到老家介休堂区任本堂。30年以前,交通工具尚不发达,一辆脚踏车让神父走遍了两个县的大小堂口。每逢大瞻礼,一天要骑行三四个堂口,甚至没有喘息时间。

    教堂是教友们的灵性之家,是举行礼仪的神圣地方。然而,介休堂区当时却无一座教堂,于是任神父四处筹资奔波建堂,且是亲力亲为,搬砖弄瓦,和泥垒墙,活像一个瓦匠,10年之间他为堂区筹建了两座教堂。然而,此时的任神父在忙碌辛劳中失去了目标。他说:“当时我什么也不懂,只知道做了弥撒,念了日课,盖了教堂,就完成了任务,满全了本分,一切就都ok了。”十几年的时间,任神父把自己的铎职身份只是当成了一种职业,一种与众不同的生活方式。汗水里没有爱的成分,奔波中没有善牧心肠,且喜食美味,痴迷电视,有时晚上一直看到深夜,早晨则赖床不起。

    2008年的一天,任神父突然感觉生命空虚至极,生活没有意义,他说:“我作为一位神父,不只是为做弥撒、念日课呀!自晋铎18年来,感觉我就是一台做弥撒的机器,生命中根本没有耶稣,没有使命的催迫,没有爱的动力。”在恩宠的感召下,任神父想重整心灵,重新审视自己的蒙召,他拖着沉重的脚步,来到了圣体面前,对天主说:“主啊!我感觉活着毫无意义,对信仰失去了兴趣,每天郁郁寡欢,求祢改变我现在的状况,让我把教友们领到祢的身旁。”这样祈祷20多天之后,任神父去朔州参加了一个学习班。

    学习期间,早饭后的一天,任神父从餐厅出来去探望柴彬神父(曾任山西修院院长)。这时一位朔州修女紧随其后对他说:“今天弥撒中圣母让我告诉你:1.你要肯定你的信仰。2.你是圣母的好儿子。3.从现在开始,你要每天朝拜圣体一小时。”来自陌生人的这几句话把任神父整懵了,他说:“我跟修女素未相识,她怎么会知道我灵魂的状况,怎么会突然跟我说这些话呢?我马上领悟到,这是天主借着修女来寻找我这只迷失的羊。当时我就流泪了,透过她的话,我感受到了圣母对我的牵挂和不舍。”自此,无特殊情况,条件允许的话,任神父每天都会朝拜圣体一小时,至今10多年来,从未间断。

    后来,北京全国修院举办一期“司铎灵修年”培训,任神父向当时的王荩主教提出了学习申请。

    不久,任神父拿到了申请表,其中有一项是写一篇不少于2000字的“信仰反省”。任神父从早晨一直写到中午,大大的5张纸上写满了他从修道之初到现在18年来的铎职足迹,正面和负面的经历全都跃然纸上。出乎意料的是,这竟然成了天主恩宠的一个渠道,笔不前驰的那一刻,任神父感觉到了一种被释放,看到了一束亮光,沉重的生命瞬间轻松,迷茫的生活看清了方向,他说:“我把过去的历史,无论好与坏,耐心地回顾梳理了一遍,在生活的轨道上发现了天主,认清了自己,没有回顾过去,就没有改过迁善。”


三、无故受伤 与主相遇

     在北京全国修院一年的学习中,每一个灵修操练都让任神父感觉新鲜,受益匪浅,借着老师们每日的精神大餐,他品味到了主爱的甘饴,心灵荒漠里出现了绿洲,枯萎的生命再现生机。他说:“当时我提出申请去北京,就是去找耶稣了。”任神父的毕业论文题目就是——“主,祢在哪里?”指导老师阅完后欣慰地对他说:“你这浪子被找回来了!”

    天主以各种方式寻找迷失的任神父。

    在北京学习期间,任神父宿舍隔壁是一位内蒙的李神父,平时二人交往甚好,经常一起散步,有时一起外出,很聊得来。有一次任神父刚迈进李神父的宿舍,李神父突然对他说:“以后不准你来我宿舍。”这句话如晴天霹雳让任神父蒙圈了,但他一言未发,立即转身离去。任神父的双脚刚刚踏出宿舍门槛,李神父把门“啪”地一摔,关上了。

    一头雾水的任神父躺在自己的床上,寻思到底哪里得罪了他,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如此对待他的理由,心空顿时乌云密布。此时,任神父选择走进圣体间,与主倾诉。他双目注视圣体中的耶稣,求主治愈自己心灵的创伤。正在诉说自己的委屈时,突然脑海中闪现:“总不要以恶报恶,以骂还骂,但要祝福,因为你们原是为继承祝福而蒙召的。”(伯前3:9)

    这几句话就如耶稣圣心里射出的一道霞光,驱散了任神父心上那片厚厚的乌云。

    于是,他不仅求天主祝福李神父,且在当天弥撒的互助平安环节,任神父转身向坐在他身后的李神父握手,互送祝福。任神父说:“在这件事上我经验到了天主恩宠的治愈,成为了我走向天主的一个阶梯。没想到,伤害透过祈祷变为了恩宠。”

    事过两天,任神父正在修院的操场上独自漫步,李神父向他走来说:“我们能否聊聊?”“可以呀!”“前两天我把你赶走,冲你摔门是我的错,是我当时心情不好,对不起!”“不要这样,不是你把门摔了一下,而是天主借着你来考验我、塑造我。让我不要只在论文里去寻找天主,而是实实在在地在生活中,在每一件事上,在每一个人身上去寻找衪,同时也更多地认识了自己,了解了自己。这件事让我与主相遇了,这是我灵性上一个真正的收获。我感谢天主!谢谢你!当时你心里也不愉快。”任神父满怀感激地说。

    后来,任神父每逢遇到教友们跟他谈有关仇怨之事,他都会把自己的这个经历讲给他们听,化解了很多矛盾冲突。他说:“这件事我走到哪讲到哪,在弥撒讲道中遇到这方面的福音主题时也是如此,我也不怕教友们笑话,只要对教友们有益。”有一儿媳与她的婆婆闹矛盾,相互结怨,互不说话。李神父就用这个亲身经历,最终化解了婆媳之间的恩怨情结。


四、服侍主教 恩宠满溢

    任神父从北京回来后,强烈的使命感在生命中点燃。每天看圣经,做弥撒有了虔诚的意识,他说:“有一天我正做弥撒时,突然感觉祭台下面的教友们都是我的亲人,一下子拉近了我与教友间的距离,让我叫一个老人爸爸我都能叫上来。”正如耶稣所说:“谁是我的母亲谁是我的弟兄?不拘谁,遵行我在天之父的旨意,他就是我的兄弟、姊妹和母亲。”(玛12:48-50)

    2014年,晋中教区王荩主教患病卧床,不能自理,任神父替一位修士伺候了主教20天。刚开始每次清理大小便时,他都会带上皮手套。有一次,他看到和他一起轮班服侍主教的修士做这些事时手上却什么都不戴,干得非常利索,看起来一点都不嫌脏。这让任神父非常惊讶,不由得问:“你咋不戴手套?”“我们习惯了,无所谓了。”修士脱口而出。任神父心想,“人家修士都不嫌脏,不戴手套,我不仅是神父,而且是一位老神父,更应该给年轻修士们立好表样。虽然按血统说,主教不是我的老人,但他是我灵魂上的老人。”

    于是他跪在圣体前说:“主啊!求祢借着我服侍主教来磨砺我、雕刻我、塑造我,并补赎我的罪过,同时求祢赐我爱心、耐心和力量来承行尔旨。”这样祈祷了五六天之后,任神父就不想带手套了,这明明就是天主给的恩典。

    主教满嘴都是假牙,每次吃饭时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来,任神父就小心地拿下来,然后去水管里清洗干净,再小心地给主教戴上,继续耐心地喂饭,有时一顿饭能掉两三次。爱的动力使任神父战胜了本性的软弱,没有了嫌脏的感觉,一切为爱而做。

    任神父和修士们的爱心让主教感动不已,有时很不好意思。任神父对主教说:“您现在老了,不能动了,到了做补赎的时候了,我们服侍您也是应该的,谁都有老的那一天,您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而且我们在服侍您的时候也获得了灵性上的收获。”

    有一次午休期间,任神父趁主教熟睡时,让修士守着,自己去主教客厅的小圣堂里拜苦路,拜到第五处时,突然听到一个声音说:“你要领受十字架上血的洗礼。”因着这句话,任神父在服侍主教上有了更大的动力。拜完苦路后随即对修士说:“你休息去吧!我一个人在这里伺候即可。”

    另有一次,在主受洗节的弥撒讲道中,任神父想起了这句话,于是对教友们说:“耶稣在约旦河受若翰的洗礼只是一个标记,今天为我们来说,真正的洗礼是要我们去做那些我们不愿意做的事情。”教友们听了深受感动,一致认同。

    决志弃俗来奉献,生命无主十八年,主之大爱不忍弃,恩宠感召爱彰显。浪子回头把家还,悔不当初实不堪,愿以行动还主爱,谱写奉献新诗篇。

    重生后的任神父不负主恩,在奉献的蓝天绿地里与主携手,描绘着一幅美丽的画卷。

    愿天主的恩宠及平安在任神父的奉献之路上时刻相随,永久陪伴!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