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团结和先知性的话:教宗方济各在圣伯多禄及圣保禄庆日的讲道全文


2020-07-06 16:46:18

昨天6月29日,是教会礼仪年中圣伯多禄及圣保禄两位宗徒的庆日。教宗方济各在圣伯多禄大殿举行“防疫措施”下的弥撒圣祭并讲道。如下是他围绕第一和第二篇读经的讲道全文——

在这个城市的两位宗徒的庆日上,我想和大家分享两个关键词:团结和先知性的话。

团结。我们一起庆祝两个截然不同的人:伯多禄,一个在船和渔网中过日子的渔夫;保禄,一个在犹太教堂教书的有学问的法利塞人。当他们去传福音时,伯多禄对犹太人说话,保禄对异教徒说话。当他们的路径交叉时,他们可能会激烈地争论,正如保禄在他的一封信中坦白承认了的那样(参见迦2:11)。简言之,他们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然而他们却视对方为兄弟,就像在亲密的家庭中发生的一样,那里可能经常发生争吵,但却有不变的爱。然而,把伯多禄和保禄连接到一起的亲密,不是来自自然的倾向,而是来自上主。祂没有命令我们彼此喜欢,而是彼此相爱。祂使我们团结在一起,却没有让我们变得一模一样。祂把我们在不同中团结在了一起。

今天的第一篇读经把我们带到这一团结的源泉,它谈及新生的教会如何经历危机时刻:黑落德因为愤怒,暴力迫害遂爆发了,宗徒雅各伯被杀害。现在伯多禄已经被捕了,团体似乎失去了领导者,每个人都在担心他的生命。然而,在那个悲惨的时刻,没有人逃跑,没有人只想着明哲保身,也没有人抛弃别的人,但是都加入到祈祷中。从祈祷中,他们获得了力量,从祈祷中传来了一种比任何威胁都更强大的团结。经文中写道,"当伯多禄被关在监狱里时,教会热切地为他向天主祈祷"(宗12:5)。团结是祈祷的果实,因为祈祷让圣神介入,让我们的心向希望开放,缩短彼此的距离,在困难的时候把我们团结在一起。

让我们也注意另外的细节:在那戏剧性的时刻,没有人抱怨黑落德的邪恶和他的迫害。没有人评判黑落德——我们已经习惯了评判那些有权柄的人。浪费时间去抱怨世界、社会、一切不对的事情,对基督徒而言是毫无意义的,甚至是乏味的。抱怨不会带来任何变化。让我们记住,正如我在圣神降临节那天说的,抱怨是把我们和圣神隔离起来的第二扇门。第一是自恋,第二是气馁,第三是悲观。自恋让你经常照镜子看自己,沮丧导致抱怨,而悲观则让人认为一切都是黑暗和凄凉的。

这三种态度关上了圣神的大门。那些基督徒没有责备,相反,他们祈祷了。在这个团体中,没有人说“如果伯多禄多加小心,我们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人这样说。从人性的角度讲,他们有理由批评伯多禄,但是没有人批评他。他们没有抱怨伯多禄,他们为他祈祷;他们没有在伯多禄背后谈论他,他们和天主谈话。

我们今天可以这样问自己:“我们是在用祈祷来保护我们的团结、教会中的团结吗?我们彼此祈祷吗?如果我们祈祷更多,抱怨更少,如果我们有一个更平静的舌头,会发生什么?在监狱里发生在伯多禄身上的事情,同样也会发生的:现在,许多关着的门就会被打开,许多束缚的锁链就会被解开。我们也会感到惊讶,就像那女佣看到伯多禄在门口时,并没有把门打开,而是跑进去,因为她看到了伯多禄儿惊喜不已(参见宗12:10-17)。

让我们祈求能够获得为彼此祈祷的恩宠。圣保禄敦促基督徒为每个人祈祷,尤其是那些掌权的人(参看弟前2:1-3)。“但是这个州长是……”,后面有很多形容词。我不要提到它们,因为现在既不是我们听到针对那些执政者的形容词的时侯,也不是那地方。让天主来评判他们;让我们为那些执政的人祈祷!让我们祈祷:因为他们需要祈祷。这是主赋予我们的任务。我们正在执行吗?或者我们只是谈论、糟蹋和无所事事?天主期望我们在祈祷时,也会注意那些不像我们这样思考的人,那些当着我们面砰的一声关上门的人,那些我们发现很难原谅的人。只有祈祷能解开锁链,就像是为伯多禄那样;只有祈祷才能为团结铺平道路。

今天,我们祝福这些即将授予去年任命的枢机团团长和各地总主教们的羊毛披肩。这披肩是羊和牧羊人团结的标志,牧羊人和耶稣一样,把羊扛在肩上,永远不要分开。

今天,我们也按照优良传统,以特殊的方式与君士坦丁堡的大公宗主教区团结合一。伯多禄和安德肋是兄弟,只要有可能,我们就在各自的节日上进行兄弟般的互访。我们这样做不仅是出于礼貌,也是作为一种共同走向上主向我们指出的目标——也就是完全的合一共融——的途径。由于新冠病毒造成的旅行困难,我们今天不能这样做,但当我去敬重伯多禄的遗骸时,我心里感到我心爱的弟兄巴尔多禄茂。他们在这里,与我们同在。

第二个词是先知性的话。宗徒们受到耶稣的挑战。伯多禄听到耶稣的提问:“你们说我是谁?”(参见玛16:15)。那一刻,他意识到主对别人的想法不感兴趣,而是对伯多禄个人跟随祂的决定感兴趣。保禄的生活在受到耶稣同样的挑战后改变了:“扫禄、扫禄,你为什么迫害我?”(宗9:4)。

主撼动了保禄的内核:祂不只是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把他打倒在地,而是粉碎了保禄希望因宗教热情而受到尊重的幻想。结果,骄傲的扫禄变成了保禄,这个名字的意思是“小”。紧接着这些挑战和逆转而来的是先知性的话:“你是伯多禄,在这磐石上,我要建立我的教会”(玛16:18);对保禄则说:“他是我挑选的工具,在外邦人、国王和以色列的子民前为我的名字作证”(宗9:15)。

每当我们允许自己受到天主的挑战时,而不是当我们努力让一切保持安静和在掌控之下时,先知性的话就会出现。先知性的话不是源于我的思想,源于我封闭的心。如果我们允许自己受到天主的挑战,它就是天生的。当福音推翻确定性时,先知性的话就出现了。只有对天主的惊喜敞开心扉的人才能成为先知。

就这样,伯多禄和保禄出现了,他们是面向未来的先知。伯多禄第一个宣布耶稣是“基督,永生天主之子”(玛16:16)。保禄,在感到他即将离世时说:“从今以后,正义的冠冕已经为我预备好了,就是主要赏给我的。”(弟后4:8)。

今天我们需要先知性的话,但真正先知性的话,不是承诺不可能的事,而是为福音是可能的作见证。所需要的不是奇迹般的表演。当我听到有人说“我们想要一个先知性的教会”时,我感到难过。好吧,但是你要做什么,才能让教会成为先知性的?我们需要生命来展示天主爱的奇迹。不是强迫,而是直率。不是空谈,而是祈祷。不是演讲,而是服务。

你想要一个先知性的教会吗?那就开始服务,保持安静。不是理论,而是见证。我们不是要致富,而是要爱穷人。我们不是为自己存钱,而是为他人奉献自己。不是寻求得到这个世界的认可,不是寻求与每个人搞好关系——有句话是说“与神和魔共处”,和每个人都能搞得来!不,这不是先知性。我们需要的是未来世界的喜悦。不是能能自给自足且有效率的更好的牧灵计划,仿佛他们是圣事。有效的牧灵计划,不!我们需要奉献生命的牧者:爱天主的人!

这就是伯多禄和保禄如何传扬耶稣,他们是以作为爱天主的人去做的。在被钉十字架时,伯多禄没有想到自己,而是想到了他的主,而且,考虑到自己不值得像耶稣一样死去,要求被倒钉在十字架上。在被斩首之前,保禄只想到了奉献他的生命;他写道他想被“被奠祭”(弟后4:6)。那就是先知性的话。不是语言。那就是先知性的话,改变了历史的话!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耶稣对伯多禄说:“你是伯多禄,在这磐石上,我要建立我的教会。”在《圣经》的最后一本书中也有类似的预言,耶稣承诺他忠实的见证人“一块刻有新名号的白石”(默2:17)。正如主把西满变成伯多禄一样,他也呼唤着我们每个人,让我们成为生活的石头,在其上来建立一个更新的教会和一个更新的人类。

总有人要破坏团结,扼杀先知性的话,但上主相信我们,祂也在问你:“你想成为团结的建设者吗?你想成为我天国在世上的先知吗?”兄弟姐妹们,让我们接受到耶稣的挑战,鼓起勇气对祂说:“是的,我想!”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