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九旬老修女的传奇人生


2020-06-28 11:42:17 作者:孔喜慎 来源:信德网

     “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王勃

       今年95岁的赵丽英修女虽年老却修德之心犹甚;白发苍苍仍不忘圣召初衷;病魔缠身,而奉献之志更坚。在任何情况下,她从未放弃过自己的凌云之志,在修德路上,从未停止前行的脚步。  

      赵丽英修女是一位眼科医生。年近期颐之年的她依然身体硬朗,精神矍铄,配药水、管账薄等,样样能干。一生中曾几次历经主的拯救,从死神手中挣脱,生命历程印下了一串串爱主爱人的芳踪。

90多岁的赵丽英修女在结账

90多岁的赵丽英修女在配药水


一、家庭背景 随主召叫

       1924年,赵丽英出生于河北省石家庄正定东柏棠村一个教友世家,父母信仰虔诚,对主慷慨大方,为人心地善良。四个兄弟姐妹中她排行老幺,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大姐终生事主,守贞未嫁,二姐原本也计划追随基督,但在艰难时期被迫结婚。赵丽英自幼乖巧听话,每天跟着父母颂经祈祷。在浓厚的信仰氛围中,信仰根基坚定稳固。

       1942年赵丽英初中毕业。1944年的一天,母亲对她说:“你去入修会做修女吧!”赵丽英满心欢喜,在石家庄“若瑟会”做了一名望会生。为她来说,这里是心灵的一片静土,是奉献于主的一片蓝天,是弃俗精修的一块宝地。她说:“修会生活让我无比喜欢,迈进这个门我就不想出去了,甚至家都不想回了。”这里虽然生活清苦,条件艰难,但她心中有爱,爱内无苦,虽苦亦甘。在每天的圣经学习中,她更加认识了天主的无限大爱。她说:“基督为人类受尽苍生苦辱,却无人能懂;疼爱世人却落得遍体鳞伤;建立了圣体圣事,却孤守圣龛;即将回归父怀之际还在为钉死祂的人求父宽免。祂的无限大爱和大海般的胸怀让我愿意为她终生奉献。”爱,让赵修女超越了一切外在的艰苦;爱,让她愿意舍弃自己,挚爱天主,奉献一生。

       1946年,赵丽英宣发初愿。之后被派往“西花园”学校(教会学校)任小学教师,与两位老修女一起生活。这并不是她喜欢的工作,但为了“爱”,她顺承了主旨。她说:“修会派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在初学时期就培训我们任何事情都不是‘我要怎么着……’耶稣听命至死,死在十字架上,耶稣身为天主子还听命于人,我一卑微之人更无不听命之理。”的确,修道生活并非来成就自己,实现自我,而是成为天主手中一个得心应手的工具,想祂所想,行祂所愿,完成祂在我们身上的计划。

    赵修女在教书工作中与主契合,认真负责;在生活上她听命顺服,践行爱德。她回忆说:“在学校里,老修女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带我去哪我就去哪!”


二、 抢救圣体 学习眼科

       1947年,赵修女被派往天津一所教会学校读高中,这里有24位“若瑟会”的修女一起读书,赵修女是其中年龄最小的一位。

       1949年,常常有“破坏分子”持抢来这里“检查”。有一次,他们来到之后,修女们大都吓得逃到了地下室,而修女们楼上的祈祷室供有圣体,为避免被亵渎,院长便问:“谁去楼上把圣体请下来?”“我去!”赵修女毫不犹豫地回答。话音刚落,只见她急速跑上楼梯,刚跑上去,“啪、啪”两声,枪响了,子弹从赵修女的头上快速飞过,窗户上的玻璃震碎了一地。此时赵修女不顾生命安危,一个箭步跑到圣龛前,迅速把圣体揣到怀里跑下楼梯。赖主恩佑,她顺利躲过子弹。她说:“当时真的是恩宠助佑,我只想到保护好圣体,丝毫没有想到自己。”她对圣体的爱胜过了自己的生命。

        1950年,赵修女在天津“乐仁诊所”学习眼科,并服务病人,后来一直在此诊所担任眼科医生,直到1957年才返回石家庄。工作期间勤勤恳恳,耐心照顾病人,深受长上、病患者好评。

    回来之后,经修会允许,赵修女在正定东房头自己开办眼科诊所,为病人服务。


三、饱受折磨 怀揣希望

       1961年,由于种种原因,赵修女被迫回家务农。期间也有一些村民们给她提亲,但都是暗地里跟她姐姐说,却没人敢亲自跟她讲,因为她态度坚决,基督在她心中的位置任谁也不能移走。

        宗教恢复后,由于修会还有待重建,于是赵修女回家保守,虽然没有了修会的团体生活,但她依然严守会规、三愿,心中那份奉献的理想一直闪耀着光芒。

    1986年,赵修女重新走进修会,并担任培育保守生及初学生的工作!她以爱心教导她们,以耐心服务她们,以圣德陶冶她们。


四、重操旧业 圣德非凡

       1994年,赵修女与其他三位修女在新乐县城共同开办眼科诊所,爱心服务病患。起初,这里条件艰苦,她们却甘贫乐道,乐在其中。由于没有教堂,每遇主日,这里的刘志飞教友便用三轮车拉着四位修女去到15公里以外的北桥寨参与弥撒,风雨无阻。后来,神父常来这里看望修女们,修女就召集仅有的几位教友来诊所里参与弥撒圣祭,这便是新乐县城教堂的雏形。受老修女们的影响,来这里的教友不断增加,于是从一间屋扩到两间屋,再到扩展隔壁刘教友的两间屋,近几年又扩展到了八间屋,可容纳一二百人。

最初开办诊所的四位修女

       谈起赵修女简朴克苦的精神,新乐的刘志飞会长顿时打开了话匣子。1986年,刘志飞移居新乐,他是最早接触并帮助四位老修女的教友。修女们在衣食住行方面的朴素、克苦之德,令他非常敬佩!很多在他看来已不能吃、不能用的东西,修女们却坚持不让丢弃,赵修女总是说:“这个还能吃,那个还能用,这衣服还能穿。”有时教友们给送点吃的来,她们还嫌教友们破费,好像她们吃了就等于浪费一样。 

      有一次,刘志飞的爱人给老修女们买了新毛巾,却放在那里多年未动,直等到旧毛巾用烂了,实在不能用了,这才肯换上新的。

       在冬季,老修女们的屋里冷若冰窖,刘会长想给她们安装个土暖气,修女们却坚决不让安,连小火炉子都不让弄,赵修女一直说:“我们不冷,我们不冷……”后来,刘会长和教友们实在心疼,看不下去了,就强行给她们安上了个土暖气。然而,炉子却整天封着,赵修女说:“太费煤了。”毫无疑问,是修女内心中的那团爱火,驱走了外在的寒气。

       2007年来这里工作的李永宣修女也讲述了老修女克苦和神贫精神的感人故事。自她来到这里,就没有见过赵修女穿过新衣服,衣着虽然干净,但多处有即将磨破的痕迹,于是决定给她做件新衣服,但她无论如何也不穿。直到2018年,李修女背着赵修女处置了她的旧衣服,这才很不情愿地换上了一身新衣服。

       李修女刚刚被调来这个诊所时,发现赵修女的棉裤一走路总是唰唰作响,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偷偷拆开一看,顿时惊呆了!原来里边全是破棉套子,紧挨着布面铺了一层塑料布,以挡风寒。目睹这一幕,李修女内心就像打翻了五味瓶,甭提多不是滋味了,既敬佩又心疼,在反观自己的神贫深感汗颜。

       修女们诊所外面,就是热闹的集市,服装鞋帽,日常用品应有尽有。但听这里的教友们说,在集市上从没有看到过赵修女的身影。

       老修女说:“现在我看到有些年轻修女,鞋还没破就扔掉了实在可惜。当初我在初学时,有在大山里教学的修女回修会避静,我看到其中一位修女跟在院长后面说:‘院长,请给我点布,我的鞋破了,想做一双鞋。’‘还能穿,再穿一年!’院长回答说。修女安心顺命,没有半点抗议。虽然现在时代不同了,但神贫的精神永远不能丢。东西都是天主赏的,如果衣服不破、东西不坏就扔掉,我认为有违神贫。耶稣是我们神贫的榜样,他双脚踏遍各地,却只穿了一双凉鞋,一辈子只穿了一件外衣,祂把精力都放在了福传使命上。”赵修女处处以耶稣为榜样,以福音为准绳,她是这么说的,更是这样做的。

       赵修女外出办事,总不愿麻烦教友们,尽量自己坐公交,一直到今天依然如此,有时教友知道了就硬开上车拉上赵修女。前段时间她外出看望一位老人,李修女就想打个车,但她坚持坐公交,说:“坐公交花不了几个钱,打车钱太多,我还能动,能给教会省点就省点,实在不能省了没办法了。”在公交上,乘客们问:“您老有80多岁了吧!”“我今年95岁。”顿时车内一片惊讶——纷纷为老人点赞!

       赵修女在待人处事方面宽容为怀,以德报怨。修女们刚到新乐开办诊所时,有极个别教友对修女们和修会有过误会和不敬,但赵修女总是默不置辩,一味忍耐,全献于主,她总是说:“天主是至公义的,让天主来转变他们吧!”

       面对每天的病患,不管何时来叩门求医,赵修女总是热情招待,认真诊断,不辞辛苦,从未有过半点的疏忽和懈怠。在病人面前,她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

       直到今天,赵修女每天都要帮助年轻修女配药水,管理财物等,而且干得非常利索。每当李修女让她休息,怕她累着时,她就说:“圣经上说了,谁不工作就不应该吃饭。耶稣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五、罹患绝症 忍耐病苦

        2007年之前,诊所里只有四位老修女,她们边工作边自己做饭,彼此互相照顾。

        2005年,年过80的赵修女高烧不断,到医院被检查出乳腺癌。手术之后医院让做化疗,但赵修女坚持不做,一周后便自己强行出院了,她说:“我自己还能动,路也不远,就自己走回来了,花钱就多余了。”

       出院后,赵修女就自己换换药没有其他任何治疗,从不让别人处理她的伤口。一个多月之后,两位年轻修女带她去医院复查,医生一看,便对年轻修女们发了火:“你们是怎么照顾老人的?为什么拿着这么不当事?”原来乳房上已经烂了拳头大的一个窟窿。修女们惊呆了,因为每次来看望老修女她从未说过一句疼,从未显出难受样儿,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两位年轻修女在自责的同时,对于老修女忍耐病苦之德深感震惊和敬佩。

       刘志飞会长说:“手术回来后,从来就没见过她有多难受,根本看不出是一个病人来,而且她还做饭呢!我每次过来问她有无需要帮忙的?或者有哪儿不舒服?她总是回答两个字——“没有!”

        从医院回来,继续药物治疗。又一个多月之后,竟然长好了伤口。

    两年之后,也就是2007年,赵修女的癌症复发,到了几家医院,医生都建议回家准备后事,因为癌细胞已经全身转移。此时82岁的赵修女行动非常艰难了。当笔者问,得知此消息时有无害怕或抱怨天主?赵修女说:“都是天主允许的,没有抱怨的理由,我啥也不想,唯愿承行主旨,一切掌握在天主手中。”简单几句话却传达出了老修女对天主的完全交托和信赖。然而这却是由“爱”而来,爱内无恐忧。

       之后,赵修女回家休养,等待天主召叫。也是在这个时侯,修会安排李永宣修女来这里工作,并照顾老修女们。

        三个月过去了,半年过去了,一年多过去了,期间没有任何药物治疗,只是疼得厉害的时候输点最普通的液。出乎意料的是赵修女竟然奇迹般地不治自愈了,渐渐地开始了正常生活和工作。至今十多年来身体安然无恙,所有医生都无法解释,已经宣判死刑的人,竟然起死回生。赵修女却说:“这是天主愿意的,是祂治愈了我,我非常感恩,除了感恩还是感恩。”修女不会说别的,但简单朴实的“感恩”两个字,却流露出她那份强烈的知恩报爱之情,以及被治愈后的喜乐满怀。

       在赵修女癌症复发一年多的卧床时间里,她曾饱受病痛折磨,痛苦不堪,李修女说:“有时晚上痛得她彻夜难眠,辗转反侧,但从不喊,也不闹,总是默默承受,我问她怎么样,需不需要帮忙,她总是说:‘我没事,你睡吧!’赵修女对病苦的忍耐超出我的想象。更令我感动的是,无论身体如何疼痛,她坚持每天上楼进堂祈祷。”一年四季,修女们每天早晨5点起床去楼上的教堂祈祷、默想。李修女看她上楼特别吃力,就劝她别上楼去了,在床上祈祷即可!但赵修女却坚持去教堂,李修女一直跟赵修女同住一宿舍(为方便照顾),看到她起床时太费劲了,用一只胳膊吃力地拄着床,艰难地,一点点地慢慢起来,而且坚持不让她帮忙。起来后,李修女和韩桂枝修女(2011年,被派往这里工作)就架着她上楼,走上来时,赵修女已气喘吁吁,上不来气儿了,需要休息一下才能到跪凳上祈祷。

       前段时间,赵修女腿疼,行动困难,李修女坚决不让她上楼去教堂了,但她总是趁李修女不注意时,偷偷地、悄悄地自己爬上去。有一次,李修女哪儿也找不到她,赶紧跑到楼上一看,见老人家正端端正正地在圣体跟前跪着呢!李修女说:“赵修女拜圣体经常一拜就是两个小时。”

       笔者问:“为什么如此坚持在教堂里祈祷?自己在床上祈祷不可以吗?”“因为教堂里有圣体,耶稣虽然是天主,但祂也有人性,祂渴望我们在圣体跟前陪伴祂。我在圣体面前,有时啥也不说,就是陪着祂,祂什么都知道。有时我就求天主让我多多认识祂、爱祂、爱世人。”赵修女说。

赵丽英修女在朝拜圣体


六、晚年生活 毫无私心

       赵修女一辈子以教会为家,在财物上一丝不苟的精神令人敬佩至极。至今,这个眼科诊所的账目一直由老修女负责,还是用算盘算账,每天上交账目时都是毫厘不差。只要她自己能动,就竭尽全力地去工作,服务病患,服务教会。有时赵修女的家人来看望她,顺便拿点眼药水,李修女当面说:“钱不多,不用给了。”但是过后赵修女会拿自己的零用钱如数补上。

       谈到对待病人的态度时,赵修女说:“现在钱都不好挣,病人又痛苦,咱能为病人做多少就做多少,实在不能治了就让人家去医院,在收费方面一定要公道,不能乱收费。在态度上要有耐心和爱心,彰显出我们修女的身份。我们主要是传福音、做奉献、行爱德,服务的真正目的不是为挣钱。”

       很多病患者说:“你们这里虽然条件简陋,但感觉有一种神气,来这里就感觉到一种舒服!就像自己家一样温暖!”

        一位高中女教师说:“我来这里看病是次要的,就是为的守着老修女坐一会儿,老修女太慈祥了,守着她坐会儿就是一种享受。”

        如今,诺大年纪的赵修女还每天坚持读圣经,读完之后,还要再听圣经播放器。最近听力有点下降,只好把圣经播放器儿贴到耳朵上听。老修女说:“圣经是耶稣的话,有力量,祂不说一句空话。”

年迈的赵丽英修女在读圣经

            最后老修女对度奉献生活的修女提出了建议:“为一位修女来说,最重的是就是守好三愿和会规,会规就是天主的圣意,三愿是我们对天主的终生承诺。”

            谨守三愿全奉献,爱主赤诚亦勇敢,为救圣体不惜命,胸怀宽广获称赞。克己苦身爱德坚,罹患绝症苦也甜,忍受病痛不抱怨,进堂祈祷不间断。不失为赵修女的生命写照。

    愿赵修女余生沐浴在天主的恩宠中,幸福满满!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