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以德报怨的卞福汝主教


2006-05-15 09:51:16 作者:一斗 改编

      门开了。
      有人走进来,向前踏上一步,停住,让门在他背后敞着。他的肩上有个布袋,手里有根木棍,眼睛里有种粗鲁、放肆和困惫的神情。他那样子真是凶恶可怕,简直是恶魔的化身。
      马格洛大娘大吃一惊,变得目瞪口呆。巴狄斯丁姑娘吓得站不直身子。
      那人不等主教开口,便大声说:
      “请听我说。我叫冉阿让。我是个苦役犯。在监牢里过了十九年。出狱四天了,我要去蓬塔利埃。我今天走了四十八公里才到这地方,我到过一家客店,只因为我在市政厅请验了黄护照,就被人赶了出来。我又走到另外一家客店。他们对我说:‘滚!’这家不要我,那家也不要我。我也到过狗窝。那狗咬了我,好像它也知道我是谁似的。天要下雨了,我想找个门洞。那边,有一块石板,我正躺下去,一个婆婆把您这房子指给我,说:‘您去敲敲那扇门。’这是什么地方?我有钱。一百零九个法郎十五个苏,我在监牢里用十九年的工夫做工赚来的。我困极了,走了四十八公里,我饿得很。您肯让我歇下吗?”
      “马格洛大娘,”主教说,“加一副刀叉。”
      那人走进了三步。“不是。”仿佛他没有听懂似的,“您听见了没有?我是一个苦役犯。我是刚从牢里放出来的。”他从衣袋里抽出一张大黄纸,展开说:“这就是我的护照。黄的,您瞧。这东西害我处处受人撵。‘冉阿让,苦役犯……在狱中共十九年。穿墙行窃,五年。四次企图越狱,十四年。为人异常凶狠。’就这样!您肯给我吃,给我睡吗?您有一间马房没有?”
      “马格洛大娘,”主教说,“您在壁厢里的床上铺上一条白床单。”
      马格洛大娘即刻出去执行命令。
      主教转过身来,朝着那人。
      “先生,请坐,烤烤火。等一会儿,我们就吃晚饭,您吃着的时候,您的床也就会预备好的。”
      到这时,那人才完全明白了。
      “您叫我做‘先生’!和我说话,您不用‘你’字。‘滚!狗东西!’人家总那样叫我。对不起,您是客店老板吗?”
      “我是一个神父。”主教说。
      “那么您不要我付账吗?”
      “留着您的钱吧。您有多少?您说您有一百零九个法郎?”主教说。
      “还得加上十五个苏。”那人说。
    “一百零九个法郎十五个苏。您花了多少时间赚来的?”
      “十九年。”
      “十九年!”
      主教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他谈着,主教过去关上那扇开着的门。
      “这盏灯,”主教说,“太不亮了。”
      马格洛大娘会意,走到主教的卧室里,从壁炉上拿了那两个银烛台,点好放在桌上。
      不一会,马格洛大娘把晚餐端上来了。一盆用白开水、植物油、面包和盐做的汤,还有一点咸肉、一块羊肉、无花果、新鲜乳酪和一大块黑麦面包。她在主教先生的日常食物之外,主动加了一瓶陈年母福酒。
      “请坐。”主教连忙说。如同平日留客晚餐一样,他请那人坐在他的右边,巴狄斯丁姑娘,坐在他的左边。
      主教忽然说:“桌上好像少了一件东西。”
      马格洛大娘领会到他的意思,一声不响,走了出去,不大一会,主教要的那三副刀叉,六件银器,在三位进餐人的面前齐齐整整地摆出来了,在台布上面闪闪发光。
      次日破晓,卞福汝主教在他的园中散步。马格洛大娘慌慌张张地跑来。
      “我的主教,我的主教,”她喊着说,“主教大人可知道那篮银器在哪儿吗?”
      “不知道啊。”主教说。
      “我的天主!给人偷去了!是昨天晚上那个人偷了的!那个人已经走了!可耻的东西!他偷了我们的银器!”
      主教沉默了一会,柔声向马格洛大娘说:
      “首先,那些银器难道真是我们的吗?”
      马格洛大娘不敢说下去了。沉默一会,主教继续说:
      “马格洛大娘,我占用那些银器已经很久了。那是属于穷人的。”
      早餐快结束时有人敲门。
      “请进。”主教说。
      门开了,一群陌生人出现在门边。三个警察揪着一个人的衣领。那人就是冉阿让。
      一个警察队长走进来,行了个军礼。
      “我的主教……”他说。
      卞福汝主教尽他的高龄所允许的速度迎上去。
      “呀!您来了!”他望着冉阿让大声说,“我真高兴看见您。怎么!那一对烛台,我也送给您了,那和其余的东西一样,都是银的。您为什么没有把那对烛台和餐具一同带走呢?”
      “我的主教,”警察队长说,“难道这人说的话是真的吗?他走路的样子好像是个想逃跑的人。我们就把他拦下来看看。他拿着这些银器……”
      “他还向你们说过,”主教笑容可掬地岔着说,“这些银器是一个神父老头儿给他的,他还在他家里宿了一夜。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又把他带回到此地。对吗?你们误会了。”
      警察释放了冉阿让。
      主教走到壁炉边,拿了那两个银烛台,送给冉阿让。
      “现在,”主教说,“您可以放心走了。”
                                        (根据《悲惨世界》)
    
     
        编者按:一个服了19年刑的苦役犯冉阿让,对他人和社会都充满了仇视,而正是受到卞福汝主教的超凡感化之后,冉阿让心灵发现。善的力量如此巨大,于是有了后面关于这个彻底被净化而升华了的灵魂的故事。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