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丙年:张春申《耶稣的奥迹》耶稣的升天


2019-05-28 11:53:47 作者:New Nicodemus 整理

新约关于耶稣升天事迹的记载虽不多,但其中不少资料假定耶稣已升天,同时也相当肯定升天的救恩意义。圣经学家对比的意见很纷纭,还有神学家的反省也各异。本文将分三部分来介绍升天的奥迹。一、圣经资料的分类;二、不同学者的意见;三、升天奥迹的演变。

一、圣经资料的分类

新约中对于假定耶稣升天,肯定耶稣升天之意义,和升天事迹之纪录三种数据都有,现分述如下:

假定耶稣升天的资料

公函各书中有十多节经文,提及基督在他的光荣中,经文中没有很戏剧化地去描写耶稣升天的情节,只是假定它而已(参:伯前三22)。

默示录描写耶稣坐在天上宝座,却没有说他升天,另一面却述说二位无名先知升了天(默十一10-22)。

格前十五4传报复活的喜讯,却没提升天之事。

马尔谷福音十六章中的耶稣升天,仅是路加福音升天纪录的摘要。至于玛窦福音,更完全没有耶稣升天的记述。

甚至宗徒大事录,除了以后需要讨论的数据以外,不少有关基督坐在天主右边的经文,也仅是假定耶稣升天而已。

总之,初期的宣讲者,并不感到需要向人诉说自己见到耶稣升天。同样宗徒时代教父的著作中,对于有形可见、历史性的耶稣升天,几乎完全保持缄默。

肯定耶稣升天意义的数据

新约中有些经文清楚肯定耶稣升天,但却不以历史观点来看它,因此有关升天的时空、目击证人等因素,丝毫不提。那些经文只是说出升天的意义。比如弗四10:「那下降的,正是上升超乎诸天之上,以充满万有的那一位……」。显然地,这节圣经直接关心升天的宇宙向度,当然也并不排斥橄榄山上的升天事迹。

新约尚有其他类似的经文(参:罗十7)。

纪录升天事迹的数据

描写耶稣升天的古代教会数据,除了宗一3-12外,其余都属伪经,而且非常怪异。伪经伯多禄福音中,描述升天的是一个巨大的耶稣由一群巨大的天使抬进天国。并记述耶稣怎样穿过七层天体。不过宗一3-12的叙述就简洁多了。

有关耶稣升天的日子,记载也各有不同。路加福音给人的印象是,复活与升天在同一日(二51),但宗徒大事录中二者显然分开。若望福音显示升天似乎也在复活当日,这由耶稣向玛丽德莲说的话中可见出。

教父文学中,有说升天在复活当日,也有说四十天后。总之,新约对于这个奥迹,既保存复活当日无形无像之升天,也收集有形可见的,在目击证人前的升天。不同的数据一律都予保留,并且视为可互相补充。

二、不同学者的意见

有关耶稣升天的新约数据集合起来也不算少。对此发表意见的学者,可以介绍约有四位。

自由派的司持劳斯 (D. F. Strauss)

司氏是现代圣经批判学的初期人物,他不重经文,却擅长理性解释。对于耶稣升天的来源,他做出如下的解释。耶稣的弟子在十字架事件之后,惊愕紧张,但经这悲剧冲击之后,逐渐镇静下来而经验出耶稣不死的精神,此即复活与升天信仰的核心。但新约的复活与升天资料,他认为是出于信仰核心的「神话化」。

司氏所说的「神话化」,即是将精神不死的核心,讲成若有其事的史迹。并认为有三个因素促成耶稣复活与升天的神话。第一:闪族思想要求精神具有身体;尤其为了向犹太人证明复活升天,精神更需要身体来衬托。第二:当基督论中的「幻像论」出现时,也需要真实的身体来予以否定。第三:面对希罗宗教的复活之神,弟子需要耶稣死后复活与显现。但司氏也承认「神话化」的过程在新约中并不容易见出。至于他本人,只承认新约中耶稣死前向右盗所说的一句话之真实性。「我实在告诉你:今天你就要与我一同在乐园里」(路廿三43)。

为此,司氏认为复活与升天原属同一精神核心。但为显出耶稣的凯旋胜利,于是分别划出为复活与升天;同时如同复活有目击证人,于是升天也有。

司氏的「神话化」理论,最大困难便是假定耶稣弟子信仰经验中的不死精神。这为犹太人简直不可思议,他们没有这类「神秘性」的理念。希腊思想传统中有与肉身份开的精神,犹太人耶稣的弟子无从想起胜利的基督是不死不灭的灵魂。而且一般而论「神话化」一位宗教人物,也需一段较长的时期,新约中说他死后四十天升天,这样的传承不易与「神话化」的理论配合。事实上,司氏时代的自由派,视路加福音与宗徒大事录为第二世纪的作品;至少认为「四十天」是后代窜加的。无论如何,司氏的理论缺少新约的基础。其后的批判家便不如司氏般忽视经文了。

本奴瓦神父 (P. Benoit)

本神父是天主教的著名圣经学家,他对新约有关耶稣升天的资料作了综合研究之后,提出了独特的见解。

有关耶稣升天,新约有二传统。若望福音代表的传统中,复活与升天几乎是同时的。其理由乃是二者的意义密切相连,为这传统,时间并不重要。但复活的基督若尚未「升到父那里」(若廿17),他的光荣还没有圆满,因此复活与升天必须即刻连结。

但另一由路加代表的传统也非不可靠。宗一3所说的「四十天」,以及升天的记载(宗一4-11),如同复活后的显现,都是古老的资料,不应置之不顾。那么二传统是否彼此矛盾呢?本神父不以为然,他说二者代表升天奥迹的两面。

耶稣升天奥迹的中心思想,是基督进入天父的光荣中,这是信仰的基本内容。但奥迹尚具有有形的一面,即目击证人的经验。二传统拥有同样的基本内容。至于有形可见的「升天」该是次要的,甚至也非必须的。耶稣假若省掉这次「道别」显现,弟子即使未有这个经验,他们仍旧会相信升天奥迹的基本内容,他们有旧约圣经的预言,有耶稣生前的保证,也有五旬节的天主圣神。

总之,为本神父而论,信仰耶稣在橄榄山离别宗徒,与信仰他进入天父的光荣,二者无法相比。有形可见的离别显现确是对进入光荣的凯旋之珍贵印证,或者也是为满足具有感性的受造物之需要。但无论如何」,它无法使人洞察耶稣升天奥迹的基本内容,因为后者超越任何人间的证据。

为此新约有关升天奥迹的资料,更重视的是基督进入光荣的胜利,似乎忽略一些目击证人的见闻。路加圣史记下这个历史镜头,虽然有其价值,但非奥迹的圆满表达。其他新约作者或将升天在耶稣口中道出(若廿17;十四28);或直陈其真谛:或与圣神来临相连(若十六5-7),这都含有很深的救恩意义。

总之,本神父认为耶稣复活与升天,在意义上密切相接,指出基督死后的进入光荣。那么四十日显现时期,耶稣在那里呢?他该在天父那里(若廿17、十四28);玛窦福音似乎在说他已掌握天上地下之权,证明他是天上的君王。因此橄榄山上的升天显现,仅是基督向弟子最后的「道别」,直到末日来临。

雷翁杜雷科父(X. Leon Dufour)

雷神父也是一位天主教圣经学家。他认为宗一3-12,并非是耶稣升天显现事迹的纪录,而是作者的创造。其文学类型是「神现」(Theophany)。在此文学创造中,「神现」类型的名词或图像连连皆是。如「四十天」所指的并非数字,而是指元型时期;宗一3表示耶稣死亡复活是救恩的标准或渊源时期。至于「云彩」(宗一9)乃是天主的临在;云彩飘忽天空是天主行动的车辆,像征神圣之显现。「穿白衣的人」表示来自天主,以及其传报讯息的神圣可靠。根据这些数据,雷神父视升天显现纪录是「神现」类型的写作创造。

不过宗一3-12仍旧含有宗教或信仰意义。雷神父则视这段「神现」的文学作品,基本上表达的是耶稣复活。原来圣经中对于义人死后的光荣生命,有二种表达方式:一是前后,一是上下。前后表达方式是死亡──埋葬──肉身复活。上下表达方式是地下──天上。所以,宗一3-12只是耶稣复活的另一种表达方式而已。如此看来,为雷神父而论,耶稣复活与升天便无实质差别了(参阅:耶稣复活奥迹篇)。

贾禄科父 (J. Galot)

贾神父是位信理神学家。前面两位圣经学家似乎将复活与升天的意义并合为一。而贾神父偏向于将二者分开,在复活奥迹之外,寻求升天的意义。因此在圣经批注方面,他会与二位圣经学家有所不同,对于复活与升天同日的传统他不接受。

贾神父认为升天奥迹中,耶稣进入新的境界,此非复活所有的。新的境界可由「坐在天主圣父右边」来象征,即他拥有权力。复活是耶稣获得新的生命;升天是耶稣获得权力,将新生命赐给人类。升天奥迹中,耶稣的中介地位、基督身体之首领以及宇宙性的功能得以建立。最后,他认为教会礼仪将两个奥迹分别庆祝,也是值得注意的指南。

三、升天奥迹的演变

也许根据圣经批注,发现升天奥迹在新约中已有的演变之后,神学家更易了解圣经学家的意见,而双方来得到和谐。

下降与上升

当降生成人的基督论,在新约时代逐渐明朗化,以及基督的「先存」清楚肯定之时,升天奥迹也改变教会最初宣讲的观点。在伯铎的宣讲中,升天是耶稣在世生活(过程)的高峰(宗三22-36;十36-42),而新约后期却将升天与降生对照,视升天为降生成人的天主子,回归父乡的过程。这在若望福音中最为明显(若十三1-3;参六33,28,41)。

因此原始性的升天显现记载中,两个穿白衣的人站在弟子前说:「你们看见他怎样升了天,他也要怎样降来」(宗一11),这里并无所说的「再度来临」(参:格前十五23;希九13),且与弗四10所说的「下降的,正是上升的……」很不相同。后者使人感到升天奥迹已趋向自有其功能。

宇宙性的胜利

升天奥迹的趋向自立,在保禄著作中的基督凯旋主题上,显得格外明显。首先是十字架上的胜利:「……天主……将他钉在十字架上;解除了率领者和掌权者的武器,把他们公然示众,仗赖十字架带着他们举行凯旋的仪式」(哥二g,15)。继而是复活带来的胜利:「但是,基督从死者中实在复活了,……在基督内,众人都要复活;……再后概是结局;那时,基督将消灭」一切率领者、一切掌权者和大能者……「(格前十五20-24)。但由于厄弗所教会崇拜天使,忽略基督的首位,保禄由咏六八19得到灵感,歌唱基督升天的宇宙性胜利:「正如他已将这德能施展在基督身上,使他从死者中复活,叫他在天上坐在自己右边,超乎一切率领者、掌权者、异能者、宰制者,以及一切现世及来世可称呼的名号以上」(弗一20,21;参:弗四8-10)。由此可见,虽然升天奥迹逐渐自主,但并不排除苦难与复活同样彰显基督的宇宙君王地位。

升天与基督大司祭

人所周知,希伯来书标榜基督大司祭空前绝后的卓越性,但卓越性的圆满是在「他已坐在天上「尊威」的宝座右边」(八1,参:九11-13)。按照希伯来书的思路,升天的基督因此成为旅途教会信赖(四14-16)和期待(十二2)的对象。

以上的新约数据可能也是贾神父坚持分清升天与复活的理由。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