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梁展熙《信传万邦》圣神降临节


2017-05-31 14:37:05 作者:New Nicodemus 整编

众遂饱受圣神,各依圣神所赋,而道异国方言
读经一:宗徒大事录 2:1-11
   在上主日,我们听了按《宗》所述的耶稣升天之事;而今天,我们在跳过升天一事的总结后,来到圣神降临的故事。顺带一提,由于礼仪略去了圣神降临后,某些围观者的反应(12-13节),故本文仍会包括这两节。
圣神降临(宗2:1-13)导言
   圣经学者波复提出(Pervo, 2008:58),《宗》作者在写这章时,沿用了在《宗》上半部分所常见的模式,学界称为「宗教宣传故事」(“narrative of religious propaganda”):一件奇事发生,引来群众围观,然后他们听到一篇演讲,然后虔诚者加入团体,接着就遇到迫害。简言之,那件奇事的目的就是吸引入教者。
   在整本《宗》中,圣神降临可算是最刺激而又最难以理解的事情。就连情节亦令人有点摸不着头脑。开始时,有群人,也许是专务祈祷的缘故(见1:13-14),聚集于屋内。这些人 --- 人数不详 --- 突然有个难以言喻的经验,然后说了段话。不知怎的,在屋内的声响愈来愈向亮,并引来了一班肯定不是本地人的居民。他们又不知怎的知道屋内的人是来自加里肋亚;此事尤其奇怪,是因为屋内的人并非说着巴勒斯坦的亚拉美语。相反,他们所听到的,是使他们惊奇万分的事:屋内的人以来自不同地方的围观者各自的母语来宣讲一段宗教讯息。而且有趣的是,各人同时听到同一道讯息以他们各自的母语宣讲。
   如果故事是依逻辑发展的话,那么来自不同地方的人在听到这同一讯息以各自母语宣讲后,理应彼此询问,例如:「你听到吗?这不是拉丁语吧。这可是地道的帕提雅语!」「不是吧!这是埃及语才对。」等等类似的对话。然而,《宗》作者跳过这类对话,反而让围观的人异口同声地说:「[…]怎么我们每人听见他们说我们出生地的方言呢?我们中有[…],怎么我们都听见他们用我们的话,讲论天主的奇事呢?」(7-11节),好像围观的人都确切知道各人的来历。当然,围观者中亦不乏未能理解眼前之事的人,另有些人认为「他们喝醉了酒!」(13节;此节礼仪略去)。然而,伯多禄在响应围观者的反应时,却似乎暗示围观的人并没有半点惊奇,全部人都只认为他们白天醉酒而已:「犹太人和所有居住在耶路撒冷的人![…]这些人并不像你们所设想的喝醉了[…]」(14-15节)。此外,《宗》作者从没交代这段讯息的内容。
1 节 --- 在五旬节的日子来到时,他们所有人自发地聚在一处。
[按:以上中译乃依照《新约》的希腊文本(Novum Testamentum Graece, Nestle-Aland 27h Edition);至于方括内者则是原文没有而因应中文语法而加上的。蓝色者则是与《思高》明显相异之处,可对比参考。亦有参考《新汉语译本》和《圣经新译本》。至于内文之经文引用,因时间所限,未能修译,另有明示者除外。]
要翻译这节,是有难度的。因为上译动词「来到」(所有中译本皆作此译),原文是「συμπληροῦσθαι」(sumplērousthai),是现在被动不定式(present infinitive passive),本义「正在完成」(being completed)或「正在趋近」(approaching)。但上文下理似乎是有「来到」的意思。为了解释这难题,波复提出(60),《路-宗》作者此举很可能是要呼应他在路中最重要的其中一节:「耶稣被接升天的日期,就快要来到(= συμπληροῦσθαι),祂遂决意面朝耶路撒冷走去」(9:51),从而提醒他的读者整件救恩事件 --- 受难、复活、升天、圣神之恩 --- 的连贯性。
稍作名词解释。五旬节,希腊原文Πεντηκοστή(Pentēkostē),本义:五十,是个犹太节日七七节的希腊近意译名。这以色列三大节日中排行第二的,名称不少:一)七七节(如见申16:10),希伯来原文חג השבועות(Ḥag ha-Shavu‘ot),在逾越节的七七四十九天后举行(shavu‘ot本义就是数字七的复数);二)收成节(见出23:16);三)初果节(户28:26)。跟其他的犹太节日一样,收成节(初果节)是来自大自然的年度循环的(这是大部分农业社会的特征之一);此外,七七节亦与救恩史相连,尤其西乃山盟约事件(见出34:22)。至于这农业节日与宗教之间的连系发生于何时,则学界仍未有头绪。
2 节 --- 忽然,从天上来了一阵响声,有如暴风刮过,充满了他们所在的整座房屋。
3 节 --- 又出现了一些好像火的舌头(glōssais),分别落在他们每人身上,
4 节 --- 所有的人都被圣神充满了,他们便开始照圣神给他们去讲的,说着别的语言(glōssais)。
   波复提醒我们(61),文中随着那启示的讯息而来的现象,都是在《旧约》中神显现(epiphany)时会出现的典型现象:风、火、声响。在西乃山上的神现(出19:16-19)可谓其中的佼佼者。
圣神降临与旧约的另一连系是:巴贝耳塔的故事(创11:1-9)。借着把语言的分裂反转,《宗》作者视这次经验为新天新地的一件末世事件,以及复兴乌托邦般的人类大团结合一的事件。波复更认为,这故事表达出了《宗》作者的神学重心:圣神之恩乃具末世意义的,而且此恩是为整个人类而设的。可以说,圣神降临既再次肯定并且解释了1:8的含意。
   接着的两节描写一连串的事件,首先是如狂风作响之声,然后是像火焰形状之舌。作者并没有说明在火舌出现之前,风声是否已逝。当然,整件事件中最重要的两元素是:风和火。在《圣经》中,这两元素常出现在神现(theophany)或审判的场景中。由于在希腊语中,pneuma一字既解作风,亦作神(wind / spirit),因此这元素会使《宗》的读者对象想起若翰在《路》开始时所说过的:「…比我强的一位要来,…祂要以圣神和火洗你们」(3:16),宗在1:5节亦有重提此事。
   至于火舌,情况就较为复杂。原文中「舌」乃复数(γλῶσσαι;glōssai),「它们自己分开」(διαμεριζόμεναι;divide的被动或反身现在分词),但动词「落在」(ἐκάθισεν;本义:to seat, sit;坐在,入座于)乃第三身单数。明显这是比喻手法。波复尝试解释为:像火的舌头出现,并在它们把自己分给团体中各人后,在各人身上都停驻一舌。但更重要的是,「宗」作者明显把受圣神的洗与耶稣的受洗互相比对。在耶稣受洗时(路3:21-22),圣神亦以具体的形像出现(=鸽子),而声音亦是个重要的元素。而获得此恩的结果,就是以「ἑτέραις γλώσσαις」(heterais glōssais;other tongues/lanuages)来说话。很明显,于此「语言」是最合适的翻译。
5节 --- 那时,居住在耶路撒冷的犹太人,是来自天下各国虔敬之士。
6节 --- 这声音作响时,就有许多人聚集起来,他们惊奇不已,因为各人都听到他们说着自己的语言(dialektōi)。
作者不动声色,突然把场景从室内转到户外。震耳欲聋的声响引来一大群人。作者在第五节先告诉读者这群聚集起来的人的背景身份。他们并非一群在街上闲逛的普罗百姓,而是因为他们对天主的虔敬而愿意留在耶路撒冷安度余生的人。作者唯一留白的,是那声响何以会使围观者惊奇不已。毕竟,在一个吸引全天下人到访参拜敬神的地方,听到有人说自己的语言,实不足为奇。
7 节 --- 他们惊奇而又诧异,便说:「看啊!这些在说话的,不都是加里肋亚人吗?
8 节 --- 怎么我们每个人听见我们出生地的语言(dialektōi)呢?
9 节 --- 帕提雅人、玛待人、厄蓝人和居住在美索不达米亚、犹太及卡帕多细雅、本都和亚细亚、
10 节 --- 夫黎基雅和旁非里雅、埃及和靠近基勒乃的利比亚一带的人,以及侨居罗马的人、
11 节 --- 犹太人和归依犹太教的人、克里特人和阿拉伯人,我们都听见他们用我们的话(glōssais),讲论天主的大事呢!」
   这几节交代了围观的人之所以惊奇的原因,又强调了事件的奇异之处。可是,内容仍欠写实,毕竟如上所述,作者并没有交代围观的人如何在屋中的人说外语如此流利的情况仍得知他们的加利肋亚身份。
此外,细心的读者应该会发现,按《宗》作者所写的这故事的还有其他矛盾。其一)围观的人各自听到自己的母语,言则屋中各人应该是说着不同的语言的。然而,按作者所列,围观的人的来源地多于十二处,庆幸作者并没有清楚指明当时在屋内经验到圣神降临的人数;不过,此说的弊点在于,因为屋中各人说的是不同语言,则释经上无法视圣神降临为巴贝耳事件的反转。因此,很可能作者在暗示圣神亦降到(至少影响到)围观的听众身上,则屋内所有人都同说一语,只是圣神使围观者的耳把这同一的语言『翻译』为他们各自的母语。其二)在下一段中只有伯多禄一人说话,但来自各处的人都完全明白他所说的,并深受感动[除非推翻伯多禄学历不高的假定,否则他大概是不懂当时的世界语言 --- 希腊语的]。换言之,波复认为(66),要视按《宗》作者所写的圣神降临故事中的所有具体细节都全无矛盾,完全属实的话,似乎是缘木求鱼。
   无论如何,按《宗》所载的圣神降临故事,既象征着福音讯息的普世性(「天下各国」),又代表着福音讯息能够与来自所有不同背景的人对话。
12 节 --- 所有人都惊奇而又疑惑,彼此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13 节 --- 另有些人却讥笑说:「他们为新酒所灌满了!」
   礼仪虽然略去了这两节,但当中的内容对了解上文下理甚为重要。有些围观的人认为那些说话的人喝多了酒,才胡言乱语的。此说只可用来解释一些所谓神魂出窍、无人能懂的说话,但用来解释何以加里肋亚人会清楚流利地说阿拉伯语或波斯语则似乎过于牵强。
   此外,波复指出(69),《宗》作者很可能藉伏笔之巧来把耶路撒冷的群众与雅典的描绘为同一类人。那些蔑视屋中各人能说各方语言的现象的人,讥笑他们。值得留意的是,讥笑((δια)χλευάζω;(dia)chleuazō)这动词在整本《新约》中只出现两次:一次于此,另一次则当保禄在雅典的阿勒约帕哥讲道后,群众的反应 --- 「有的讥笑」(17:32)。
   波复更认为,这是《路-宗》作者对奇事的发生的惯常处理手法:一件事件,两种诠释。的确,去宣告一件事件为奇迹,这行动本身就是对该事件的一个诠释。而别人则确是可能有不同的看法的。不过,作者埋下这伏笔,可算是一箭双鵰。他既可以在紧接的下段中让伯多禄以雄辩的口才来反驳这种诽谤,并藉此同时击溃流言中神魂超拔即宿醉的说法。再者,《宗》的读者对象会马上发现到一个反讽:尽管某些人声称他们「为新酒所灌满」(μεμεστωμένοι;memestōmenoi),但事实上他们却是「被圣神充满」(ἐπλήσθησαν;eplēsthēsan)[两者为近义词,都解「去填满某物」(to fill)]。

本文标题:梁展熙《信传万邦》圣神降临节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