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辛苦而又美丽的宽恕之路


2016-10-14 09:39:54 作者:孔喜慎

    耶稣说:“如果你们不各自从心里宽恕自己的弟兄,我的天父也要这样对待你们。”(玛18:35)耶稣告诉我们“宽恕”是基督徒得救的必要条件,无条件的宽恕更是基督徒的标识。笔者记得母亲曾经说过一句话:“如果我们不宽恕得罪我们的人,咱这一辈子的经就白念了。”从人的自身来说,“宽恕别人就是解放自己。”然而什么才是真正的宽恕呢?有人说:“一只脚落在丁香花上,花瓣碎了,它却把花香留在了那脚后跟上——这就是宽恕。”人与人之间的摩擦和争执常常会造成彼此的伤害。一般而言“错”的一方应先伸出求和之手,不过当“对”的一方先伸出宽容之手时,错的一方会握得更紧,其中有珍惜,更有感激。今天笔者要介绍的主人公张培灵教友就是一位宽恕的模范。其过程之艰辛,硕果之甜美,让很多人为之赞叹。为了更完整地了解故事的过程,笔者先从主人公的身世、信仰和婚姻谈起。

一、工作与婚姻

    1970年,张培灵出生于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察右中旗五号公社麻迷图村。父母亲是热心虔诚的老教友。她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弟弟,她的大姐30岁时便因病去世。小时候,母亲经常请神父来家里做弥撒,也是在这个时候,张培灵对信仰有了了解,每天跟着母亲祈祷,八九岁时便开始领念玫瑰经、领拜苦路。
    张培灵12岁时,全家搬迁到了科布尔镇,这里教友不多,母亲找到了几家教友,每周都带上孩子们一起聚会。1991年,张培灵正准备读高二的时候,患了神经性头疼,只能中途辍学帮忙父亲打理小卖部。1992年,张培灵跟随大哥,离开家乡来到了呼和浩特,在哥哥的单位——内蒙古电子计算中心正北电脑公司学习计算机应用并工作。面对繁华的环境,忙碌的工作,她回忆说:“当时的我把信仰完全抛诸脑后,几乎没有了信仰生活,过着一种俗世化的享乐日子。”母亲为此常常在弥撒中痛哭流涕,然而张培灵每次看到母亲为她流泪时,常常觉得很可笑,很不耐烦。孰不知母亲是为她远离天主而向天主哭求。当她回归信仰后才理解到母亲那份因儿女们远离天主的痛苦。
    1994年,张培灵与孙连群在教堂相遇了。那时候孙连群及全家都是教外人,孙连群的一位教友同事曾经领他来教堂参与过弥撒。1994年6月,孙连群的二姐因病突然离世。孙连群与二姐的关系非常好,一时接受不了这个打击,为了寻找心灵的慰藉,一口气跑到了教堂。那时张培灵借住在姑姑所在的教堂(姑姑是一位修女),这一天,她与孙连群相遇了。听着孙连群诉说他家的遭遇很是可怜他,以至于后来这份可怜之情渐渐地升华为爱情。恋爱期间,孙连群接受了洗礼。一年后,他们便决定彼此托付终身。但是,在越来越多的相处过程中,张培灵发现二人的性格脾气大相径庭。随着时间的推移,孙连群的暴力倾向也露出端倪。在他们领了结婚证不久,请帖都发出去了一半多,二人出去买结婚用品时,就为了几句话,孙连群把张培灵骑的车子一脚踹倒了,张培灵说:“当时我想,还没成家就这样对我,成家之后更不敢想象了。”张培灵回到孙连群家二话不说,当着他妈妈的面,就把还没来得及发出的请帖全部撕碎,准备分手。孙连群的妈妈一边用笤帚追打她儿子,一边替儿子向张培灵道歉。张培灵的母亲也极力反对分手(因为她怕女儿嫁了外教人)。由于双方母亲的努力,1995年8月,二人还是举办了婚礼。

二、婚姻危情

    婚后不到半个月,为了一点小事,这对新人大干了一仗,恰好这时孙连群的一个谎言被揭穿,婚前告诉张培灵他是高中毕业,婚后才发现连小学都没有读完。张培灵对此气愤填膺,再加上丈夫的暴力行为,感觉这个婚姻维持不长久,她说:“我感觉我俩绝对过不到一起,所以将近4年的时间,我一直不要孩子,准备随时离婚。”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张培灵的工作越来越好。早在1994年,她转到了一个新单位,凭着她的聪慧才干,1997年年底被提升为国家干部。而丈夫的工厂这时却倒闭了,随之他也失了业。后来他与朋友合伙开过体育用品商店、卖过保健品,但均无疾而终,后来又开夜班出租车,总算有了点稳定的收入。
    张培灵在舒适的工作环境中,她的优越感也在不断升温,回到家里挑剔、抱怨是常事。孙连群每天10多个小时跑出租,回到家却得不到一丝安慰,面对张培灵变本加厉地找事,孙连群干脆每天收车后出入酒吧,喝酒闹事不回家,整天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张培灵也越来越看不上他,越来越不能接纳他,然而,迫于双方家庭的阻挡,一直走不上离婚的法庭。
    1998年10月,孙连群陪妻子回娘家,酒后因张培灵弟弟的一句话,孙连群便和小舅子干了一仗,他的这一蛮横无理的粗暴举动,把岳父气得离家出走,直到第二天才被找到,叔叔也被气得卧床不起。这时的张培灵已怀有三个多月的身孕,她下定决心堕胎离婚。孙连群知情后,赶紧向张培灵道歉说好话。张培灵心软了,同时一想到堕胎是冒犯天主的大罪,最终理性战胜了冲动。可是因为有了芥蒂,接下来的日子,二人经常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闹,“当时为我来说婚姻就是痛苦,生活就是无奈。”张培灵回忆说。的确,再多的金钱,再高的职位也填补不了爱情上的空白。好在1999年6月,女儿笑笑出生了,为痛苦的生活增添了一抹亮色。

三、与家人结怨

    婆媳关系、房产问题最易让家人产生纠纷,甚至反目成仇。2000年,张培灵的父亲去世,母亲自己一个人住在郊区。2003年,张培灵的母亲突发心脏病,半夜给张培灵的大哥打电话到医院抢救。这事以后,张培灵想让母亲离儿女们近一点,以免发生不测。经与哥、弟商议,决定张培灵与哥、弟一起出钱,给母亲在呼市买套房子。当时在张培灵单位的家属院与她同一栋楼的二楼和三楼都有房子出售。张培灵与哥、弟出资买下了二楼的一套房。
    当时与丈夫同时下岗的小叔子,30多岁了还没娶上媳妇,与公婆同住。张培灵想为公婆买下三楼的那套房子。一方面是想着把老房子留给小叔子,方便他娶媳妇;另一方面也想让婆婆离自己近些,方便给自己照看孩子,当时她的女儿就要上幼儿园。于是张培灵和丈夫以及公婆商议此事,结果达成了一致意见。但是怎么买?房主写谁?一家子产生了纠纷,张培灵的意思是照她的兄妹们为母亲买房的模式,共同出钱来买。但是小叔子、大姑姐商量后决定分文不掏。最终是婆婆拿了三万,张培灵借来两万八,把房子买了下来,装修婆婆又拿了五千元。装修的全部工程都由张培灵夫妇操办。刚开始,张培灵想把房子过户到公公名下,但公公非常老实,与孙连群聊天时透露,母亲将来想把房子留给已离婚的大姐。张培灵得知此事一下子急了,“她一分钱没出,将来房子还要归她,何理之有?”接下来,张培灵与婆婆发生了几次争执,关系彻底破裂了,一气之下,张培灵把房子落到了丈夫名下。张培灵的婆婆为此很是不满,从此以后,婆媳俩形同路人。当然今天的张培灵也为当时这事感觉不妥。相处融洽的家庭能大事化小,而有矛盾的家庭小事往往会被无限放大。
    后来,张培灵的女儿和狗一起玩耍时,被狗爪划破了胳膊,婆婆担心矛盾激化就没有把此事告知张培灵夫妇。当张培灵知道后,孩子已过了打狂犬疫苗的时间,她的怒火再也压制不住,从此,张培灵让孩子与奶奶断绝了联系。
    让张培灵做梦也没想到的是,公婆入住新居不到半年,有一天,她突然接到了法院的电话:“你的婆婆告了你,请马上到法院取传票。”这个突如其来的电话如晴天霹雳把张培灵击蒙了。“当时我正在和同学吃饭,接完电话气得我的手抖得连筷子都拿不住了。万万也没想到婆婆为了这栋房子竟这样做。”回家之后才知道,丈夫也接到了法院的电话。当时丈夫快气疯了,“虎毒还不食子呢,当妈的怎么会这样呢?”张培灵赶忙请了律师,谁知不到10天,婆婆撤诉了。张培灵夫妇认为妈妈是良心发现。然而没过几天,法院又来了传票。原来在这期间,婆婆把儿子孙连群骗到家中,请人悄悄录了口供,随后写了起诉书,内容是:向张培灵夫妇索要6万。张培灵根本就没打算出庭,她说:“跟这样无理的父母对簿公堂,为我来说是一种侮辱。让她告去吧!天理不容,她打不赢这场官司。”张培灵只是请了律师列庭。
    谁知,开庭那天,张培灵上班走在去往公交站的路上时,正好与公公、婆婆、大姑姐、小叔子撞了个正着。看着去往法庭的婆婆一行人,她泪如雨下,全身发抖,两腿发软,“当时我一边流眼泪一边祈祷说:‘吁耶稣,这是为爱你,为使罪人悔改……’”她拖着无力的身躯,一直念着这段经文,勉强走到了公交站牌,上了公交车。几天之后,判决书下来了:“老人在世时房子共同共有,户主仍是孙连群,退回老人的三万五”。从此之后,婆媳二人结下了仇恨,孙连群对母亲更是耿耿于怀。


2012年,张培灵被单位派往美国斯坦福大学接受职业培训

四、决志求和

    从2004年到2013年,近9年的时间张培灵被仇恨的火焰燃烧着,日子过得很不舒心。同住一栋楼的婆媳俩见面都躲着走,逢年过节也从不来往。张培灵说:“在那些年里,我一看见婆婆就不舒服,一想起那些事,心里就如同堵住了一块大石头,喘不过气来,当时为我来说活着就是折磨,生活就是地狱。好几次我想把婆婆赶出去,但因为信仰一直忍着。”为了缓解心中的压力,她选择了世俗的“放纵”,开始出入一些娱乐场所,吃喝玩乐,有时很晚才回家,以扭曲的方式宣泄着内心的仇恨之苦,但是这种消仇解恨的方式只是暂时的,她说:“娱乐的当时,让我暂时忘掉了仇恨,忘掉了痛苦,但一回到现实,会让我更加苦不堪言。”
    2009年张培灵的单位分了新房,这为张培灵来说,就像是黑暗中出现了一道金色的曙光。很短的时间内,她就搬进了新家。终于离开了婆婆的视线,让她长舒了一口气。
    2009年春节后,刘文彦神父来到呼和浩特为教友们举办学习班,张培灵得到了刘神父这次讲道的CD,她如饥似渴不分昼夜地把近10张光盘很快看了一遍。期间,圣神开启了她灵性的眼睛,让她看到自己生活在黑暗中,甚至不如一个教外人,她极深地伤害了仁爱天父的心。她痛哭流涕,悔恨交加。尤其是神父讲到宽恕时,更加触动了她的心:“听了神父讲的宽恕之道,我心里特别难受,但一想起婆婆的所作所为,还是解不开这个仇恨的结。”张培灵的日子虽然依然在仇恨的折磨中一天天度过。但与此同时,她开始了疏忽已久的祈祷,并渴望参加一次避静。
    同年国庆7天长假,张培灵如愿到了山西朔州刘文彦神父那里,参加了为期5天的避静,期间天主数次对张培灵宽恕的呼吁就如一阵阵狂风巨浪撞击着她的心灵,但心上这道仇恨的烙印实在太深了,最终,软弱的人性致使她没能迈开与婆婆求和的脚步。
    2013年国庆节,她再度赴朔州参加了为期10天的大避静,在此期间天主继续寻找这只迷失在仇恨深渊的亡羊,不断地以恩宠呼唤她,她说:在这次避静中,每次参与弥撒的时候,当我念到天主经中‘求你宽恕我们的罪过,如同我们宽恕别人一样’时,我的心像针扎一样难受,一串串痛苦的泪水冲刷着我的面庞,我不住地求天主给我宽恕的力量。”

    在第四天时,为求得宽恕的恩宠,张培灵全天禁食,彻夜朝拜圣体。圣体龛旁边的耶稣慈悲圣像,离她跪的地方很近,张培灵双目注视耶稣的双目良久,突然内心中有一个清晰而柔和的声音:“孩子不要害怕,我同你在一起,你尽管往前走,去行你所愿的。”猛然间,张培灵泪流满面,这是恩宠的感动,也是宽恕的力量。出静之后,回到家中她便对女儿说:“笑笑!妈妈跟你商量个事,能不能跟妈妈去看看奶奶?”“为什么?”“跟奶奶记仇天主很不喜欢,我也特别不开心,你爸爸整天喝酒也跟这个有关系。”“太好了,那我跟你一起去!”女儿开心地回答。于是娘俩买上了礼品,一起向多年远离的婆婆家走去……
    当人决志走向天主的时候,魔鬼不会善罢干休。就在张培灵和女儿走到奶奶家楼梯的时候,她全身抖了起来,到了门口站在那里,怎么也敲不了这扇门。女儿说:“妈妈!咱们既然来了,就进去吧!”说完,女儿上前把门敲开了。当婆媳俩的目光分离将近9年再次相对视时,尤其是在婆婆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婆婆惊呆了,一时手忙脚乱不知所措,但很快就忙不迭地招呼她们娘俩进屋。
    张培灵说:“那一刻我如释重负,心情瞬间豁然开朗。浓浓云雾的心空立时阳光四射,亮丽明媚。”她眼中噙着泪水对婆婆说:“妈!今天我来看您,是因为我的信仰让我跨越了仇恨的这道门,如果不是信仰对我的改变,照以往的我,永远不会再踏进这个家门一步,更不会让你们安然住房到现在,是主耶稣让我如此行事。”婆婆连连点头。
    正在这时,张培灵的小叔子回来了,眼前的这一幕让他大吃一惊。婆婆对小叔子说:“你嫂子过来了!”张培灵对他说:“我是瞒着你哥哥过来的,等他哪天心情好的时候,你给他打个电话,咱们一大家子一起出去吃个饭吧!”这个建议婆婆和小叔子都一致赞同。重重阻隔的心门终于打开了。
    这事不久,丈夫孙连群在张培灵的鼓励下,去山西参加了5天的避静,期间天主的恩宠临到了他,使他看清了以前的生活并回心转意归依了天主。回来后,心情特别好。趁着这个机会,张培灵让小叔子给哥哥打通了电话,邀请全家一起出去吃个饭。几年与自己父母和姐弟不相往来的孙连群接到这个电话,立时懵了。回家后跟妻子说:“我弟弟这是抽的啥疯呀?要请咱们吃饭呢。”“好呀!这回弟弟终于出血了,不吃白不吃,一定要去!”张培灵假装咬着牙回答。这时女儿心领神会也附和着要去,丈夫虽然心里别别扭扭,但仍然硬着头皮答应了。
    第二天,久违的全家大团圆的时刻重现在了一个火锅店,那种温馨甜美的场面笔墨难以形容。就这样,9年仇恨的冰层在天主恩宠的大爱内终于融化了。


参加圣诞节弥撒,从左至右:孙连群、婆婆和张培灵

五、全家因宽恕蒙恩

    全家人都十分珍惜经过痛苦换来的这份亲情间的和睦。张培灵更是趁热打铁,给婆婆买了圣经播放器,希望她能够认识天主,同时也给大姑姐和小叔子每人买了一个。其实经历了骨肉分离之苦的婆婆早已被张培灵的主动求和感动了,当张培灵把圣经播放器放到她手上时,她迫不急待地听了起来,一天到晚都舍不得放下,整天揣到兜里听,走到哪听到哪,即使是晚上也让圣经伴着入睡。
    张培灵见婆婆每天如饥似渴地了解信仰,心里甭提多高兴了,想着该什么时候向婆婆张口传福音。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一段时间之后,婆婆突然对她说:“你再去教堂时,也叫上我。”听到婆婆的这句话,张培灵的心里简直是乐开了花,天主的恩宠赐给仰望他的人!从此以后,张培灵每次去教堂都会专意带上婆婆。经过教会的熏陶,2014年复活节时,张培灵的婆婆领受了洗礼,加入了教会大家庭。看着婆婆虔诚领受圣体的那一刻,张培灵哭得稀里哗啦,这是欣慰的泪水,是宽恕之后结出硕果的幸福之泪。她对自己说:“这些年的冤屈值了。”
    张培灵的改变也深深触动了大姑姐的心,家庭的改变使她心中有了很深的触动,圣经播放器渐渐地也成了她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粮。
    婆婆领洗后不久,公公查出患了胃癌。公公患病期间,张培灵做了一个梦,梦到公公没有领洗就去世了,她说:“梦醒之后我着急了,睡不着了。当周的主日弥撒结束后,我和当时的本堂乔智慧神父诉说此事。”周二,乔神父在张培灵和丈夫的陪同下去医院看望了老人,没想到,在神父的劝说下,历来十分顽固的公公竟然愿意接受信仰,神父马上为他施行了洗礼。正在领洗的当中,婆婆进来了,当她见到这一幕时,高兴得都快跳起来了。公公领完洗一个月,在领受了傅油和圣体圣事之后安然辞世。
    得知老人去世的消息后,乔神父带领着30多位教友为老人送殡,并善言安慰其家人。这一爱的举动,深深打动了张培灵的小叔子和大姑姐的心。同年的圣神降临节二人同时领洗加入了教会。


2016年圣母月,张培灵陪婆婆到集宁磨子山朝圣

六、婆婆将宽恕延续

    宽恕,让人心变得美好,也能产生更多的效应。张培灵没想到的是,对婆婆的宽恕又带动了婆婆对自己姐姐的宽恕。
    张培灵的婆婆和她的亲姐姐30多年前就因父母的财产纠纷断绝了来往。以致母亲去世时,张培灵的婆婆都没有为母亲去送葬。2015年10月,张培灵见婆婆的信仰有了一定的基础,便开始劝婆婆与姐姐和好,她对婆婆说:“如果咱娘俩不和好,能有今天吗?”“那咋办?”婆婆动了心。“您可以主动给大姨打个电话。”没想到婆婆很快就给她的姐姐拨通了电话:“姐姐我想去看看你。”她的姐姐对这突如其来的、久违的问候感动得不得了,连忙说:“我过去看你吧!”说完马上就让女儿买了飞往呼市的机票。30多年未见面的姐妹俩终于化干戈为玉帛,沉浸在了重逢和好的喜悦中,其场面之感人,让张培灵一次次流下了感恩的泪水。
    现在张培灵跟婆婆的关系好得让人嫉妒,她对丈夫说:“现在咱们两家就这一位老人了,紧着孝顺也没有多长时间了,一定要让老人的晚年过得幸福。”
    张培灵感慨地道出了自己的感受:“‘宽恕’让我的家庭和我的人生起死回生。现在的丈夫就跟换了个人似的,对家庭充满了爱,对教会尽心尽责,好天主的恩宠满满地临到了我们这个曾经破碎的家庭。此时此刻,我除了感恩还是感恩。”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