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一)


2005-08-22 09:16:25 作者:段迅甫

抗日时期的口外教会

    口外,指长城以北的地区。如张家口、独石上、杀虎口等关隘外的广大地区。包括现河北坝上及内蒙古中西部地区。在艰苦卓绝的抗日时期,口外的天主教会和全国人民一齐同仇敌忾,浴血奋战,写下壮丽的诗篇。在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之际,记述这些逝去的岁月以资纪念。

    “九·一八”事变后,1933年春夏之交,日寇指使李守义为总司令的伪蒙军从林西县窜犯察哈尔省北部地区,占领了塞外重镇多伦。在全国抗日高潮的推动下,爱国将领冯玉祥成立察北民众抗日同盟军,队伍组织成员除冯玉祥将军的旧部、共产党方面的吉鸿昌、方振武外,还有当地的张砺生等著名人士。张砺生是察哈尔省尚义县人氏(现河北),曾任中央骑兵第二师师长、察哈尔省主席。张砺生将军组织察北民众抗日自卫军,成为冯玉祥将军保卫察北、抵抗日寇的一支重要力量。
    自卫军中有许多天主教会的当地绅士和众多的教友子弟。口外各堂口都把防备隐患的枪支捐献出来,武装了他们。我家是世代天主教家庭,又是察北绥东(绥远省东部)有名的缙绅之家。当时,父、兄辈参加抗日同盟军的有数十人之多,不少人还担当了高中级军官。为此,当时群众编成顺口溜赞扬说:“冯玉祥成立抗日同盟军,自卫军长张砺生,教友子弟都当兵,师团长是段家的人,土枪大刀齐上阵,车车炮(带轮的土炮)有好几门,困难最数是后勤,吃块垒(用莜麦面做的食品)用帽子盛,奋勇杀敌立头功。”顺口溜同时也说明当时自卫军虽然装备差,后勤困难,但士气高涨。


抗战时期的西湾子天主堂

  1933年7月上旬,同盟军吉鸿昌、张砺生军部出动骑兵一万多人,对盘踞在多伦县城和喇嘛庙中的日伪军展开猛攻,日伪军虽然弹药充足,装备精良且有飞机助阵,但在同盟军英勇冲击下,狼狈向围场(现河北)方向逃窜。同盟军经过三天激战,收复了多伦。捷报传开,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日斗志。后来,由于蒋介石的掣肘,冯玉祥被迫下野,同盟军解体,多伦县由察北自卫军留守。一个月后,日伪军卷土重来,李守义的骑兵又重新攻占了多伦。11月,日伪军从多伦南犯,占领了宝昌(今太仆寺旗)至独石口外最大的商埠平定堡,这是天主教西湾子教区的一个重要堂口。为了保护附近逃难来的教内外群众,主持堂口的外国神父一边武装教友子弟,准备抗击日伪军,一边在城头挂起中国和比利时的国旗,日寇怕引起国际纠纷,绕过平定堡向沽源南进犯,治守该地的是张砺生将军麾下的白玉山将军,他是虔诚的天主教徒,率领的三、四百民兵团成员基本都是教友子弟。在强敌面前,装备很差的民团没有丝毫恐惧,他们把三门紧闭,将沙袋堆在土城墙上固守。伪蒙军参谋长陈宝生和日本顾问松山率6000名骑兵,准备山炮两门,把沽源城团团围住,第二天拂晓,两炮架在城西的小山上,朝城里乱射了近70发炮弹,炸死了不少老百姓,炸毁了大批民房,白玉山所领的民团战士临危不惧、不为所动。
  伪军参谋长陈宝生和日本松山顾问无计可施,正站在一起商量对策时,被白玉山将军发现,组织民团战士向他们放了一排枪,一颗子弹从陈宝生的脑部穿过,也打掉了松山的肩章。日伪军费了很大劲,才从枪林弹雨中抢下了陈宝生的尸体。击毙陈宝生极大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也激怒了日伪军,次日他们动用了八门山炮轰塌了北城墙,白玉山将军率领自卫军战士与敌人展开巷战,杀开了一条血路,从东门突围成功。日伪军俘虏了十多名受伤的自卫军战士,把其中一位架在陈宝生灵前,二十多个日本人蜂拥而上,用刺刀将这名战士残忍地戳死。后来,白玉山将军在张家口被日本队特务逮捕,他顶住日寇的威迫利诱,慷慨就义,英勇牺牲。

    1938年日寇与蒋介石订立了“何梅协定”,出卖了华北。出身于河套大地主的土匪头子王英被日寇委为“大汉义军司令官”,收罗一邦乌合之众号称五个旅。1936年11月,王英在日本飞机坦克掩护下,由商都向绥东进攻,妄图从红格尔图打开缺口,一举占领归绥市(呼和浩特)。日寇为鼓舞王英士气,答应一切武器、弹药等装备由日本供应,所有官兵由战斗开始到结束,一律发双响。认贼作父的王英率领其娄罗,乘坐一辆豪华四轮马车,气焰嚣张而来。地处绥远东门的红格尔图,是察北通往绥远的必经之路,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红格尔图也是天主教的一个大堂口,居住着众多教友。面对凶残的敌人,红格尔图本堂神父易世芳和大脑包本堂神父刘成崴及新安乡乡长庞德永教友组织80多名教友子弟成立抗日自卫队与傅作义派来的守军共同抗敌。教友还自制土炮数门,装满火药铁砂严阵以待。王英伪军在日本数辆坦克、四架飞机助战下,向红格尔图大举进攻。我军民在土墙上沉着应战,在敌人蜂拥到护城河前时齐开火,弹落如雨,敌人死伤惨重。接连数次猛攻都被我英勇的民团战士打垮,土城四周布满敌尸。在我军的坚决打击下,王英伪军士气崩溃,乱成一团,只好向原路溃逃,我军民乘胜追击,大获全胜,缴获大量枪支弹药,连王英乘座的大马车也成了战利品,在战斗中,许多教友子弟如自卫队长张志元、副队长韩德攻、队员李万福、刘德才等英勇作战,不少教友子弟流血牺牲。红格尔图的神父和教友以高度的爱国精神,团结对敌誓与国土共存亡的精神永存史册。红格尔图大捷的消息被全国重要报刊报道后,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战决心。

    “七·七”事变后,口外沦陷,成为敌占区,德王的蒙疆政府成为日寇占领华北的傀儡。1938年共产党员李井泉和姚喆挺进大青山,建立根据地,加上国民党的地方游击队,延绵千里的大青山和广阔的内蒙古草原成为抗日游击区。虽然敌强我弱,但由于受到广大群众的支持掩护,抗日队伍还是不断发展壮大,口外地区天主教会神职人员和教友也自觉地站到爱国抗日战线一边,与日伪军斗争中作出一定的贡献。姚喆司令员经历过长征,在转战千里大青山时,经常与天主教村庄的神父教友接触,不断地宣传党的抗日救国方针和宗教政策。比利时籍神父葛维德在姚司令员帮助启发下,消除了对共产党的畏惧心理,在神父的引导下,各地教堂成为游击队的供应站和掩护所。不少教友也成为抗日游击队员。铁圪旦沟的神父还在张家口为姚喆司令员采购过急需的药品和物资。
    “七·七”事变前夕,在红格尔图及百灵庙大捷之后,全国人民慰问绥远抗日战士掀起了的高潮,罗马教廷驻华公使蔡宁主教也来绥远视察,慰问当地的天主教神职人员和教友,经归绥市天主堂本堂白祥神父的筹划,在“九·一八”纪念堂(解放后重建为工人文化宫),召开由全省中外神父,公教医院全体医护人员,哲学院全体师生,市内各公教学校师生,各行各业的教友数千人包括来自全省受训的教友壮工一千多人参加的欢迎大会。缓远省主席傅作义亲临大会并讲了话。欢迎会成为绥远省天主教界团结抗日的誓师大会。表现了天主教抗日救国的大无畏精神。口外各地天主堂在日寇占领时表现出色,一些外国神父、修女利用他们外国人身份掩护教内外中国人员免受日寇迫害。如尚义县被占领时,日寇从城西见人就杀,共杀害中国人200多人,到城东天主堂时,堂内有上千名中国人避难,日本鬼子要进去搜杀抢掠,十几名外国籍神父修女,在比籍修女院长带领下,严把大门,誓死不让日本鬼子进入一步,从而保护了大批中国人免遭杀害。
    神长教友们的抗日行为,成为以后日寇迫害天主教神职人员的缘由。


察哈尔省位置图

    从1939年起,日本人就以勾结国军、袭击皇军、私通八路、反蒙抗日罪名,迫害各地神职人员和教友。土默特右旗二十四倾地比国神父陶德模被日本宪兵队和伪县政府扣押50多天。同案银匠天主堂神父荷兰艾士兰,二十四倾地小修院教员中国神父常世纪连同堂口教友8人,均以抗日罪名被日本宪兵逮捕,这些神父和教友受尽了酷刑折磨,放出后奄奄一息。日寇进犯伊盟,过黄河后焚烧了达旗大淖、小淖、庆义厚等教堂,杀害了不少教友,包括掩护教友的河西新城天主堂比国神父唐振芳。迎接蔡宁主教组织抗日誓师大会的白祥神父被日本宪兵以“通国中政府重大嫌疑”罪名扣捕,备受灌凉水,烟头烫,洋狗咬等各种酷刑。缸房营天主堂本堂神父比国人庞崇德被日本人软禁,而副本堂中国神父张克敏押在日本宪兵队备受折磨,罪名是私藏武器并卖给八路军。1944年,总堂教区长白祥神父二次被捕,同时被捕的还有神哲院教员李从哲神父,四子王旗三原进天主堂张升文神父,日军以私通八路军,包庇重大密探等罪名对神父们百般拷打,用尽灌辣椒水,坐老虎凳等各种酷刑。三位神父坚贞不屈,英勇抗争,敌人一无所获无计可施,八个月后放出。
  60多年前天主教口外各地堂神职人员和教友,不畏强暴,爱国抗日的史实,对我们今天加强爱国爱教的教育具有很深刻的积极意义。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