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安重根义士在旅顺的最后日子


2015-09-18 13:45:30 作者:关正阳

    伊藤博文遇刺的时间是在1909年10月26日上午9点半。那一天,哈尔滨火车站彩旗飘扬,锣鼓震天,俄方正在举行欢迎仪式。身穿米色西服、头戴鸭舌帽的安重根看准时机,纵身跃出日本人欢迎队伍,连开七枪,一举击毙首任韩国统监、日本政坛大佬伊藤博文公爵,打伤三位日本高官。
    伊藤遇刺的消息传出,举世轰动。韩国义军和中国的《民吁日报》、《申报》、《大公报》等连续发表数百篇报道、评论,赞扬“重根之奇迹,足以惊天地、泣鬼神”,“今日韩人飞此一弹,安知不足以改变日本进行之方针?”日本朝野如丧考妣,痛惜万分。邀约的俄国又羞又愧,中东铁道长官赫尔巴托哀叹:“日本所蒙受的损失是无可限量的,而俄国所蒙受的损失,也不小。”


伊藤博文抵奉天,在车站会见地方政要

    8天后,安重根与禹德淳、曹道先、刘东夏、郑大镐等人一道,被日本警察押送到旅顺关东都督府监狱署。作为主犯,安重根被关进3舍9号。这是一个单人牢房,紧挨着看守部长的值班室。在严密的监视下,安重根从容地度过了一生中最后的144个日日夜夜……

提  审

    旅顺监狱占地2.6万平方米,共有普通牢房、单人牢房和暗牢等275间,可同时关押2000多人。检身室、刑讯室、绞刑室等,一应俱全。监狱外,还有大片土地,被关押者每天都被迫从事烧窑、植树、种菜等劳动。犯人待遇差别很大,充满种族歧视。日本犯人吃大米,韩国犯人吃小米或高粱米,中国犯人只能吃发了霉的高粱米,重活、脏活全干,还要经常挨饿、受体罚。
    对安重根的提审,每天都在进行,前前后后进行了11次。
    检察官沟渊孝雄坐在桌子中间,他的两旁,分别坐着韩语翻译圆木末喜和书记官渡边良一。安重根戴着铁镣,站在沟渊孝雄的对面位置。
    首次讯问,沟渊故意凝视了安重根一会儿。从审讯心理学的角度,这样可以给对手造成一定的心理压力。从初次见面的角度,他在心中纳闷:这个身材高挑、长脸细眉,留有八字胡,浑身散发着书生气的男子,怎么会是暗杀伊藤公爵的凶手呢?
    “把你的经历简要地介绍一下。”沟渊盯着安重根,说了一句。
    安重根没有表露出任何抵触情绪,微微点头,平稳地做了自我介绍:“我是大韩国人,1879年9月2日出生在黄海南道海州府。爷爷安仁寿,曾任镇海县监(从六品);父亲安泰勋进士出身,育有三男一女,我是长子。出生之日,因为我的腹部长有七颗黑痣,酷似北斗,爷爷格外欣喜,给我起了个乳名,叫‘应七’。后来,我接受天主教洗礼,圣名多默。”
    “既然出自书香门第,为什么不爱笔墨爱刀枪,干起了杀人勾当?”沟渊做出了困惑不解地表情。
    “现在的韩国正处于国难时期,外有强敌、内有奸佞,谁有心思闭门读书、皓首穷经?”安重根看了沟渊一眼,继续说:“我自幼就上汉文私塾,熟读儒家的四书五经,但对这些老古董不感兴趣,却喜欢骑马、打猎、交友。有些人不理解,认为我虚度年华有辱门楣。我告诉他们:你们不是读过《史记》?西楚霸王项羽说过:‘书足以记名姓而已。’却成为推翻暴秦的大英雄。人各有志,我这辈子不指望‘以之乎者’也传扬名立万。”
    “伊藤公爵可是日本明治维新的大功臣,曾四次出任日本首相、首任韩国统监,为东亚和平奔走多年,为解放韩国人民殚精竭虑。你怎么可以朝他开枪?”沟渊追问道。


少年时代的安重根

    安重根嘴角一撇,神情轻蔑,直言老贼伊藤“言语无非菩萨,手段举皆虎狼”,这些年来,双手粘满了朝鲜人民的鲜血,作恶多端,犯下了弑杀韩国闵皇后之罪、废黜韩国皇帝之罪、强迫缔结《五项条约》和《丁未七项条约》之罪、虐杀十几万韩国人之罪、破坏东洋和平之罪……一口气,安重根列出伊藤的15条罪行。
    沟渊瞪大双眼,颇为惊异,许多内容都是初次听说。
    3舍9号牢房是单人重犯牢房,没有暖气,也不让点炉子,冬天很冷,重兵日夜看守。但监狱对安重根却给予特殊照顾:给他四床棉被褥,一套换洗棉内衣,每天三顿大米饭,菜品油水也不少,还有水果、饼干、点心等零食,每天都有放风时间,每周洗澡一次,审讯时,从不刑讯逼供。
    审讯、看守人员通过安重根的口,了解到许多真实情况,一些人的同情心被逐渐唤醒。沟渊送来了香烟、烧鸡和袜子,园木特意关照,要求监狱每天给安重根一瓶牛奶……[page]

辩  护

    安重根身陷牢狱,世界各地掀起了营救运动。朝鲜、中国和欧美的许多城市举行集会,进行声援;美洲韩侨还为安重根募集资金七千元,聘请国际知名律师为其辩护。
    一天,在探视室内,一位英国律师和一位俄国律师拜访安重根。对他说:“我俩是受旅居海参崴的韩国人委托,为你辩护。我们已经得到日本法院的许可。公判之日,我们再来。”律师告辞后,安重根自言自语:莫非日本的文明程度真的达到了司法独立、公正的地步?
    可是不久,情况剧变。审讯中,沟渊检察官面如冰霜,不仅态度变得粗暴无理,而且言语中夹杂着不少谩骂、侮辱。安重根估计他是受到上面压力,并非本意,但感情上却难以接受,就针锋相对地说:“日本虽有精兵百万,千万门大炮,可是,除了有杀戮安应七一人的权力,没有其他任何的权力。人生一世,一死了之,何愁之有?对于检察官的提问,我想也无必要再做回答,一切悉听尊便!”从此,一言不发,气得沟渊拍桌子瞪眼,毫无办法。
    1910年2月7日,旅顺关东都督府地方法院开庭,对安重根、禹德淳、曹道先、刘东夏进行公审。预定的300张旁听证被一抢而光。旁听者只有3名俄国人(俄国驻大连总领事夫妇和一名书记官)、3名韩国人(安秉瓒律师、安定根和安恭根兄弟),其余全是日本人。原定安重根的英、俄代理律师,也被法院强行更换成日本律师。
    审理中,安重根开门见山的说:“由于伊藤的恶政,如果我不暗杀他,国家就会灭亡,这种思想一直在持续。此次事件,我是作为义兵参谋中将,根据独立战争杀害伊藤博文的计划,在哈尔滨举事的。并不是因为个人私怨而采取的犯罪行为,而是以参谋中将的身份举事的,因此,对我应该给予战俘的待遇。然而,今天在法庭当作杀人罪犯受审,甚感遗憾。”并借此机会,揭露了伊藤弑杀日本孝明天皇等罪行。日本人面面相觑,整个法庭鸦雀无声。审判官跳起来,猛敲警锤,失声吼道:“不准你再这样胡说!”
    接着,宣布休庭。
    再开庭时,安重根没说两句,就被审判官敲锤叫停。如此多次,安重根认为这种“哑巴演讲、聋子旁听”的公审不过是走过场,自己再说什么,也改变不了内定判决。所以,他轻蔑地指出:“审判官愿意怎么判就怎么判好啦,我不在乎!”
    2月14日,真锅审判官宣布一审判决:将被告安重根处以死刑;被告禹德淳,处以3年徒刑;被告曹道先、刘东夏分别处以1年6个月徒刑。“如对本判决不服,可在5天之内提出上诉”。


审判安重根(右一)现场

    5天时间,眨眼过去,安重根自动放弃了上诉。他没有工夫再陪日本法院玩“真人秀”,在倒数的人生里,他有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做,一分一秒都是千金难买。他正在撰写自传《安应七历史》,并准备写作酝酿已久的《东洋和平论》。这本著作拟包括序文、前鉴、现状、伏线和问答等几大部分,将在深刻分析历史教训的基础上,大胆提出建立亚洲经济政治共同体的理论,内容丰富,前无古人,短时间内难以写成。

延  期

    一天,经典狱长栗原氏的介绍,安重根与地方法院平石院长见了面,并对死刑判决错误提出批评,平石院长满面通红,边深深鞠躬,边小声嘀咕道:“咳!我对你深表同情。但这一判决是日本政府决定的,本人官卑权小,无法按照法律的规定进行更改,请你多多包涵。”
    当得知安重根的《东洋和平论》写作计划,平石听后,连连点头,鼓励他赶紧开始写作。
    “如果允许的话,能不能把行刑日期往后推迟一个多月,以便完成这部著作?”安重根沉吟了一会儿,问道。
    “别说一个多月,就是再宽限几个月,也是可以特别准许的。重根君,不必多虑,你安心写吧!”
    “夫合成散败,万古常定之理。”在《东洋和平论》中,安重根第一句话就开宗明义。他明确指出:“日本人占领旅顺、大连,不仅惹起中国人憎恨,西方各国也为之反目,这是危害东洋和平之举。日本人应该把旅顺、大连归还给中国,使其成为开放的港口。”并用相当长的笔墨,具体论述“亚盟”施行方案,包括在三国枢纽旅顺召开中、韩、日首脑会议,成立常设机构“东洋和平会议”,商讨和平方案;共同出资成立亚洲银行,发行“亚元”,推动金融一体化,促进工商、经济、文化的健康发展;组建三国维和部队,管控分歧,维护亚洲和平。
    死刑宣判后,定根、恭根一直留在旅顺,等待执行后,将哥哥的遗体运回祖国。安重根对两个弟弟的学习抓得很紧,督促他俩读书、习字,在写作之余,经常批改他俩送进来的习字帖。安重根的书法,善于中锋运笔,功力深厚,在楷体的基础上,融入行书笔意,谨严中而不失生动。
    “我开始著述《东洋和平论》。当时法院和监狱的一般官吏,有心把我的墨迹留作纪念,买来几百张绢匹、纸张,求我题字。迫不得已,我不顾自己笔法之拙劣,他人之耻笑,每天都要书写几个小时……”
    安重根将赠送书法,作为答谢关照、增进友谊之举,又作为抒发情怀、宣传政见的载体。“一日不读书,口中生荆棘”、“人无远虑,难成大业”、“志士仁人,杀身成仁”、“丈夫虽死心如铁,义士临危气似云”、“长叹一声,先吊日本”等书法,无不洋溢出豪迈气概。
    但是,安重根也不是提笔就写,有求必应。他对书法创作的态度十分严谨。千叶十七上等兵,是名宪兵,从哈尔滨开始,他一直负责看守安重根,尽职尽责,但很尊重安重根,两个人相处融洽。一天,千叶值勤,他站在门外踱来踱去,犹豫了很长时间,才鼓足勇气,诚恳地对牢房里的安重根说,我也想要您的一张墨宝。
    安重根正趴在桌前,赶写《东洋和平论》。他停住毛笔,对着门外说:“真抱歉,我今天心境不好,写不了。再找时间吧。”[page]

行  刑

    然而,日本政府为了杀一儆百,三天两头打来电报,催促旅顺地方法院尽快执行。平石院长以各种理由搪塞,希望拖延一天是一天。到了3月25日上午,平石接到最后通牒,务必在伊藤公爵的忌日执行死刑,否则,将追究他的渎职罪。放下电报,平石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秘书问他,是否马上通知。平石摇摇头,说:“不要破坏他的心境,让他再多写一点吧。”
    傍晚,酒井警视奉命走进3舍9号,送来了好酒好菜。听完之后,安重根异常平静地放下毛笔,说:“可惜了,紧赶慢赶,只完成《序》和《前鉴》这两部分。”
    酒井拿起书稿,双手捧着,一字一句地读了一遍,叹息不已:“重根君,我们实在是无能为力啊。……请你把《东洋和平论》的结论写给我,流传人间吧。”
    安重根觉得,这是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他在牢房里低头抽了一根烟,挥笔写下:“东洋大势思杳玄,有志男儿岂安眠?和局未成犹慷慨,政略不改真可怜。”


安重根狱中会见洪锡九神父和两个弟弟

    随后,他又与两个弟弟最后话别:“我死了之后,希望把我的遗骨埋在哈尔滨公园旁,等我们恢复国家主权后返葬到祖国。我到天国后,仍会为国家的独立而努力。你们回去后,向同胞告知,每一个人都应负国家的重任,尽国民的义务和能力,合心合力创下功劳,实现实业。当大韩独立的呼声传到天国时,我会欢呼,高唱万岁”。
    26日,阴雨霏霏,春寒彻骨。安重根却像往常一样,平静地用过早餐,又将《东洋和平论》修改了几个错别字。9时许,千叶前来押解安重根去绞刑室。安重根态度和蔼地说:“千叶君,我答应你的事,现在可以兑现了”。
    千叶听后,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身为宪兵,他经常执行死刑,却从来没有见过像安重根这样临死不惧的人。他赶紧铺好白绢,摆好笔墨。安重根心不慌、手不颤,从容挥笔:“为国献身军人本分”。
    10点钟,绞刑台上,安重根身穿母亲寄来的、亲手用白丝绸缝制的民族服装,仿佛一尊站立的白色大理石雕像。他居高临下,藐视着刽子手们,大声而平静地留下遗言:“我刺杀侵略朝鲜第一凶伊藤博文,是为了挖除东洋巨人脚上的鸡眼。这样,东亚的和平方向会更正确,前进速度也会更快捷。我希望韩日两国国民相互协力,为实现东洋和平而奋斗。我为东洋和平祈祷!”
    按照监狱规定,绞刑后,尸体都被折叠起来,塞进一个粗糙的白木桶里,埋在监狱一角的墓地里。出于敬佩之情,监狱特意用松木,制作了一口卧棺,入殓后,棺材上又裹了一层白布,灵柩两侧,还挂着基督像。但为了防止日后安重根成为大韩民族的崇拜对象,监狱做了秘密埋葬。
    英雄就义,天地动容;不屈精神,代代传颂!
    章太炎褒奖安重根是“亚洲第一义侠”,孙中山题诗歌赞扬他“功盖三韩名万国,生无百岁死千秋。弱国罪人强国相,纵然易地亦藤侯。”身在日本的梁启超,闻到噩耗,浑身热血沸腾,含泪写了一首长诗《秋风断藤曲》:“黄沙卷地风怒号,黑龙江外雪如刀。流血五步大事毕,狂笑一声山月高……”
    几十年来,朝鲜、韩国都把安重根视为民族英雄,大力宣传,还在中国政府的协助下,争先恐后地到旅顺寻找他的遗骨。但岁月如水,地形地貌变化很大,一直没能找到。2009年9月,韩国又做了一次努力,也是无功而返。安重根义士崇慕会副理事长金永光表示:“作为后代的我们,至今还无法实现义士的遗言,是一件羞耻的事情。在一天拖一天的情况下,这个问题可能会永远揭不开谜底,真令人着急啊!”


安重根义士全家合影,后排右二为安重根

 

缅怀抗战先烈


被捕后的安重根

    安重根(1879-1910),字应七,得名于他胸腹上有7颗痣。本贯顺兴,出生于朝鲜海州。早年皈依天主教,圣名多默。日俄战争后,积极反对日本侵略,后投身爱国启蒙运动,致力于教育事业。1907年参加义兵运动,与日军作战。1909年10月26日,安重根在中国哈尔滨刺杀前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当场被捕。日本关东都督府地方法院判处安重根绞刑,于1910年3月26日在中国旅顺执行死刑。
    在当代,无论是朝鲜还是韩国都对安重根高度评价,将其作为民族英雄。朝鲜称他为“爱国烈士”,韩国称他为“义士”。其中韩国不仅将他视为抗日英雄而高调纪念,更因为安重根的《东洋和平论》而将他推崇为是东北亚合作、共同发展的先驱者。韩国历史教科书写道:“安重根的这一行动代表性地显示出我们民族反抗日本侵略的强烈的民族意识和独立精神”。
    2014年1月19日,安重根义士纪念馆在哈尔滨开馆。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