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圣地之恋 (六)


2002-07-17 10:45:23

连载六

烛光游行

  每晚当夜幕快要来临时,病人祝福礼(晚上八点)开始了。志愿者抬着圣母圣像走在游行队伍的前面,约有几千人的朝圣队伍跟在后面,每人手中都持一只点燃的蜡烛,在蜡烛中间,有一造型很美的,淡蓝色碗形的纸围着,避免风吹,边走边念玫瑰经,并放声高唱赞美圣母的歌。“啊来路亚……啊来路亚……”
  感谢、赞美、祈求,这一束基督之光,照亮了自己也照亮了他人。让这世界充满光明,充满爱。
  晚上10点结束这一天的活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没有间断。

中国的教友

  在朝圣的人群中,我们没有遇见另外来自中国大陆的人。我们在商店里购买圣物时,商店的老板惊讶的说“啊!你们是来自中国大陆的?那里也有天主教吗?”听了她的话,我心中很痛苦。文明古老的中国,怎么会没有天主的儿女呢!这可能是人们误认为,福传在中国有障碍,天主的儿女在那里失去了对真理的追求,对基督的信仰,怎么可能到露德来呢!所以她感到奇怪和惊讶。但是,怎么会呢,耶稣是善世人类的救世主。他的光同样照在中国大陆的土地上。我们有真光的照耀,有天上慈母的护翼。一粒种子总会长成大树的。酵母的作用是大的,天主的儿女会越来越多的,世世代代传下去。信仰不会失去的,现在连我的小孙子都知道:“天主是无所不在,处处都在”。在中国有天主的儿女。真理、光明、和平、共融,正在我们中国开花结果的。
  桥桥给鲁卡司通电话告知我们平安到达露德。鲁卡司告诉我们,我们走后,泰泽下起了大雨冰雹, 把树都打断了。好可怕啊!同时我们感谢天主对我们的照顾。

别离路德

  三天的露德朝圣,时间虽然很短,但这幸福美好的时刻,让我终生享受不忘。我们在这里与普世信友一同参与弥散圣祭,领受圣体圣血。我们在圣山拜苦路,一路回想当年耶稣为洗去我们的罪所受的痛苦,凌辱,头带茨冠,身受鞭打,遍体鳞伤,并在路上遇到圣母时的情景,想到耶稣为背负人间的罪恶,而被钉在十字架上滴血而死的惨景,我泪涕交流。想到自己常常为一点小的委屈,就大发雷霆,口出狂言,随便伤人,自以为是。骄傲的不得了。实愧于耶稣对我们的仁爱,我满怀感恩的心,向耶稣说“宽恕我吧,以后再不敢伤你的圣心了,求你帮助我。”
  就要离开圣地了,我们恋恋不舍,在早上起床不久,我们的天使桥桥突然感到全身不适,近于休克,我们吓坏了,都是我俩把她累坏了,什么事都要她来做,唉!在异国他乡,我俩又不懂外语,那种无助的感觉实在可怜。我抱着她不断的祈求圣母可怜,耶稣救助。大约5、6分钟后,桥桥病情缓和了,慢慢地恢复了原来的健康,我们感谢圣母的垂怜。我相信是这短短的几句求助圣母,求助耶稣的祈祷的结果。全心信赖耶稣,依靠圣母,我体会到了“永保平安”。我还开玩笑地说:“你不会牺牲的,圣母还有任务给你呢!回到巴黎后,你一定带我们去圣母显灵圣牌圣堂去拜见圣母。”桥桥笑了。
  晚上我们乘车去路德的火车站回巴黎。当司机把我们送入车站里面时,外边下起了大雨。回想在露德的三天均是风和日丽,艳阳高照的好天气,朝圣的圣事活动,一一都参与了。我们看着外边的雨,感叹的说,如果昨天晚上下这么大的雨,我们就不能参与圣烛游堂了。
  感谢天主赐予的恩惠。啊!我们天上的慈母,感谢你让我们饱享了在您心怀中的温暖。

争分夺秒朝拜显灵圣牌堂

  我们乘上去巴黎的火车,还是TGV。飞似的车轮,10小时就回到了巴黎。在巴黎只有8小时的逗留就要乘飞机回国了,桥桥正在为去显灵圣牌堂伤脑筋,因为她不认识路。
  手机响了,“大伟”在巴黎等候我们呢。他已从德国于昨晚赶到了巴黎。他说巴黎的交通很复杂,怕我们迷路,所以来帮助我们。真是又一个天使,从天而降,真是让人兴奋。这是我们天上慈母的安排。“大伟”用车子把我们带到了显灵圣牌堂。
  圣母玛利亚曾在这座圣堂坐在堂内的一把红椅子里显现给修女嘉大利娜,交给她刻有圣母垂光及圣母圣心与耶稣圣心的圣牌,要她打造此种圣牌,并许诺,凡带此圣牌的人信仰坚定,必会得到思惠。圣母坐的椅子一直摆放在圣堂,后来一个有严重腿病的孩子从下面爬过后,竟能站起来走路啦。修女嘉大利娜谨遵圣母的嘱托,一生宣扬圣母的慈爱与大恩以及显灵圣牌的神奇力量。后来她被封为圣女,历史还记载了。当打开圣女棺木时,圣女的尸体竟然没有一点儿损坏,两眼甚至还保持着悠兰的光芒。
  圣女嘉大利娜出生在法国一个富裕家庭,长大后父母为她找到了合适的婚姻,但圣女嘉大利娜的理想是入修会。因为她常反反复复在梦中见到同一个人对她说“你要去做一件大事”。她离开了父母,到一个家庭中为孩子们做家庭教师。后来有一次她到她姐姐的修会——仁爱会去拜访,她一进门就看到一尊圣味增爵的像,天哪,他就是那个反反复复出现在她梦中的人。于是她加入了仁爱会。
  在1830年11月27日的一个星期六的午夜,一位小男孩叫醒了嘉大利娜说:“圣母在圣堂中等你呢。”圣女跟随小男孩来到圣堂,见到圣母坐在圣堂的一把椅子上。她扑向圣母,跪在圣母的膝前,两眼望着圣母,聆听圣母对她的委托。圣母要她制造一种圣牌,并给她看了模型,还说,“凡是满怀信心佩带此圣牌的人,都要获得特殊的恩宠。”后来因这圣牌得到皈化的恩宠,保获的恩宠,以及病愈的恩宠的人不可胜计。 特别是在1846年, 有一位顽固的犹太人竟奇妙地被皈化了。
  在巴黎总主教的帮助下,圣牌得到散发。
  教宗额我略16世,在罗马认可了巴黎总主教的所做,并要教友每天念刻在圣牌上的祷词:“呼,玛利亚,无原罪之始胎,我等奔尔台前,为我等祈”。玛利亚喜欢人家这样称呼、问候她。把圣牌送给那需要怜悯的人,一定要把它送给病人和受苦的人。随着圣牌的广为传布,掀起了声势浩大的信德运动。教宗比约九世于1854年,确定了圣母无染原罪的信条。
  大家都知道显灵圣牌和圣母在巴克路圣堂里的显灵,但对圣母的这次显现与她后来在露德的显现的关系,却很少有人了解。当人们问圣伯尔纳德她在露德见到的圣母是什么样子时,她说:“在山洞里显现的那位妇人和显灵圣牌上的一模一样。”那时伯尔纳德身上佩带的正是显灵圣牌。
  正如露德是绵延不断的恩宠之源。显灵圣牌也是行善不倦的圣母为拯救她世上所有孩子们的工具。
  我们在圣堂里,默默的祈祷,“吁,玛利亚无原罪之始胎,我等奔尔台前,为我等祈。”
  我们瞻仰了圣女安详甜美的遗容,我们跪拜了圣母曾经坐过的椅子。闭上眼睛憶想当年圣母显现给圣女时的情景,感到今日能亲眼目睹这一历史的证物,倍感荣幸了。
  午后三点,“大伟”把我们送进了机场,他回德国去了。多好的一个青年,助人为乐,不辞辛苦。感激之余,也很让人敬佩,谢谢你,“大伟”。

归乡之路

  又是一个10小时的飞行。在新西伯利亚的上空,强对流天气又光顾了我们的飞机。这一次可把玉虹妹妹吓坏了。机身上下颠簸,颤抖达半小时之多。机组的人员都下了机舱。要乘客把安全带系好,不得解开。机上的人都不敢动。我们默默的祈祷,求圣母的庇护。危险地带过去了,我们都松了一口气,我们平安的回到了祖国首都北京。“桥桥”的父亲来接我们。北京的天气很是炎热,我们朝圣归来的三颗心也是赤诚的、火热的,同时又是平静的。休息了两天,主日又到了。我们去圣堂感谢天主的恩惠,圣母的垂怜。我们带回的露德圣水分给了哪些“饥渴”的病人,显灵圣牌也一一送给了苦难中的人。
  圣地的一切,总在我的脑海中浮现,我要把这恩泽分享给众信友。对!我要用心,用笔记下这美好幸福的朝圣之旅与大家分享。
  “桥桥”谢谢你,我们姐妹的天使,辛苦了。

后记

  我们在露德圣地的照片冲出来后,每张留影都激起了我们许多回忆。其中一张是我与玉虹妹妹在露德广场圣母座像下的合影。照片上,妹妹的眼神纯情地望着天空,似那里有什么喜讯传来……啊!我发现在相片里,圣母的头上有一道似云的“光”。
  天主的恩惠透过圣母中保,施到我们身上。这是一张宝贵的照片!兄弟说“多洗几张,分给我们的姐妹去看,去体味。这道光说明我们的圣母中保是得到上主的真光照耀的。”
  看!我们的信德加强了,而所有与分享我们朝圣经历的人们也沉醉在朝圣之旅中了。

            2001年5月,北京  (完)   (藤玉兰/北京)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