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圣地之恋 (五)


2002-07-16 10:25:23

连载五

路德路上小插曲

  一路沉思怀恋,不觉已到了去露德的车站。大约晚上11点上了火车,中途又换了一次车,下车上天桥下天桥,又上火车。这一阵是那么的紧张。玉虹妹妹走的飞快平稳,很有意思。
  这是TGV快速火车,法国特有的。我与妹妹在中铺,“桥桥"在上铺。一夜火车飞似的,但很平稳。开始躺在卧铺上,心前发紧,可能是速度太快的原因,但渐渐就适应了。夜间起来去卫生间,玉虹妹妹也一同去的。“桥桥”不放心,也从上铺下来,谁知竟摔了下来,万幸的是没有摔坏,平安无恙。可能是圣母的手托了她一把,否则的话,一定会把脊椎摔伤。
  路上的另一次险情更让人感到心慌:那时还没有到露德车站,我们三人竟在一个小站下了车。还好,细心的“桥桥”操着半生不熟的刚从鲁卡司修士那儿学来的法语问车门旁的两位老人“这儿是露德吗?”,“不是!不是!”他们边说边示意我们赶快跳上车子。刚回到车上,火车就开动了,感谢护守天神一路的陪伴。

“若瑟”指路

  露德到了,桥桥在车站为我拍照留念,说:记住!这才是露德。这里来朝圣的人很多,我们找不到出租车,只好拉着箱子在街上向我们要去的住处走。这里的人一般都讲法语,会说英语的人不多,即便讲上一两句也听不懂,我们迷路了。就在这时,对面过来一位老先生,慈眉善目,文质彬彬。我们没向他问路,他确主动的来帮助我们,一直把我们送到要去的住处——圣托马斯院,并叮咛我们“多多祈祷”。多好的一位善人,我们感谢了他,老人家消失在人群中了。当我们回到北京忆起此事时,弟弟提醒了我们“一定是大圣若瑟在帮助你们”。我们顿感好幸福。在此,感谢大圣若瑟的助佑。
  我们的住处是圣托马斯院,原来是一处修院。现在看来好像是一所高级老年公寓。这也是鲁卡司早给联系好的。在这里住的,有不少是老神职人员,个个文质彬彬,文温而雅的绅士派。女士也装扮的非常合体。无论何时见到你都是面带微笑的问候“甭儒了",法语“您好”的意思。
  我们三人住进一处两大间的套室单元。一切设备都很齐备,干净。我们住处还有一处小花园,供歇息的地方有圆桌摆放,上方有遮阳伞,两边有长椅可供结伴的朋友小憩,中间有座栩栩如生的圣女伯尔纳多的小石像。
  我们在一个大的餐厅中用餐。早、中、晚都是法式西餐。中餐晚餐均是大餐,一道道,很是讲究。比起泰泽简朴的三餐,却显得过于奢华了。玉虹妹妹与桥桥倒也开胃,我这个“胆结石”,有些难以接受。玉虹妹妹与桥桥每餐都要饮上几口法国上等的葡萄酒品品,很是雅意。

圆梦

  我们住处的对岸,即是露德圣地的圣山大教堂,教堂分三层,高高的十字圣架耸入云端。
  抬头远望。远山白雪终年不化。一条宽宽的河终日长流,河水哗哗作响,极其祥和宁静。有的地方,大树的枝条有折倒在水中,泛起漩涡,似是急流险滩,过后却又很平坦,舒缓的长流永流不息,看不到尽头,使人联想到人世间的一切正如这河水,坎坷过后即是平静舒缓,我们歌唱主那永生不息。
  朝圣的人很多。大桥上,人群浮动,但并无嘈杂之声。安静,平和,神圣,使人感到在此处一切都是平安的。
  放下行李,我们迫不及待地奔向露德圣殿。这里又是一片春光明媚,阳光普照着大地。圣母玛利亚庇护着我们,充分地享受天主的慈爱。
  圣母玛利亚在露德十八次显现给圣女伯尔纳德。这是世界上所有天主儿女都知道的特大恩泽。圣母怜悯世人,护翼我们,以圣泉之水滋养、洗涤我们,治愈我们灵魂与肉身的疾苦。
  玉虹妹妹从小就梦寐以求能到露德来朝拜圣母,喝上一口甘甜的圣泉水,今日,梦想成真,心情激动万分。100多年来圣泉的水长流不断。来此朝圣的人更似潮水般的涌来。

亲吻圣母山洞

  路德圣殿的形象我们早从有关的书籍和圣像上见过,但当我们亲眼目睹它时,还是不由得为它的雄伟感叹不已。这是当年圣母显现时要求世人在此建造的。它就坐落在圣母显现的山洞正上方。圣山洞里,圣母的塑像在显现处高高耸立。山洞内,簇簇鲜花中,一股清泉从地下涌出,这涌动着的就是圣母亲赐给她世上儿女率显神恩的路德圣水!山洞口,摆放着一张洁白的祭台。粗粗的圣蜡熊熊燃烧着。排着队的朝圣者,次序井然地走到圣山面前亲吻洞体,停立在圣母像面前,默默祈求心中的愿望。
  有的病人不能前来,由亲属代祷,拿着病人的照片,贴住圣山,似亲自来亲吻求见,献上一颗赤诚的心,场面动人。
  我的热泪总在不断的涌出。我们三个人也在圣母前献上了我们的一片感激之情,并诉说心中的愿望,也为因病不能来的兄弟祈求圣母的怜助,也没忘献上鲁卡司要我们代祷的愿望。所有亲人们嘱托我们的也都一一地向圣母玛利亚诉说了。我请求圣母垂怜我们,垂怜中国教会,垂怜世界。我们在圣山前跪拜了圣母,诵念了玫瑰经.。
多幸福呀!

沐浴路德圣泉

  按圣母当年显现给小伯尔纳德时的要求,所有到这圣泉来的人都应用这圣水洗涤自己。所以路德特设了大大的浴池,并有许多义工在这里维持秩序并服侍老年人及病人沐浴。我们三人也排队进入圣泉浸洗。
  轮到我了,两位女工把我带入一间小室,协助我脱去旧衣,批上一件蓝衣,扶我迈入一池圣泉,并用手势示意我画十字,要我走到池子另一头去亲吻放在那端的一尊圣母像。尽管泉水冰凉刺骨,我心中却百感激动。我在她们的扶持下,缓缓走到圣母像前,心中默想“我爱您,母亲,我终于来了,我要到您那儿去……”当我的唇亲吻到圣母时,热泪禁不住夺眶而出。这是感激之泪,幸福之泪。
  从圣泉浸洗完出来,顿感气力轻盈,飘飘冉冉的,从内心迸发出一股喜乐之情。我感觉像飘似地,走出圣泉。罪恶好像全被洗净。我们发现我们的皮肤一点也没有湿的感觉,穿衣服时竟是那么的干,没有水湿的感觉,谁能不信全能的天主呢!这是奇迹!所有从圣泉浸礼后的朝圣者,都是喜上眉梢,同一的感觉,玉虹妹妹与桥桥也异口同声的说感觉是一样的。
  上主你是天地的主宰,世界的君王。吾主耶稣我信赖你,圣母玛利亚我全心依靠你。
  我们还尽情地畅饮清澈甘甜的路德圣水,大口大口地,心中感到好幸福,“好奢华”。我们买了2个10升的特大塑料桶,这是在那里能买到的最大的容器了,灌满了圣水,我们要把圣母的恩宠之水扛回北京,与大家分享!只是苦了我们的桥桥,她成了驮水的小毛驴了。“做驮路德圣水的小毛驴,值!”桥桥笑着说。

祝福病人

  下午4时左右,一队队的志愿者推着成百上千的病人,他们有的坐在轮椅中,有的躺在病床上,从大桥的一侧浩浩荡荡地列队走向圣堂广场。后边跟着几百位来自世界各地的神甫,修女和大批的朝圣者,列队唱着赞美圣歌缓缓前进,前去接受主教神父的圣体降福。圣堂广场搭起了祭台。4位神父扛着2个大水罐,走在队伍最前边。到了祭台,当地的唱经班高歌赞美诗,荡气回肠。当唱到“您用这圣水……”4位神父从大水罐向祭台前的一个大缸中倾倒出圣泉之水,“哗……”
  这清澈的水声响彻在整个广场。这是救恩之水,圣爱之水,百余年来未曾干枯过!    (待续……)  (滕玉兰/北京)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