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雪夜里,寄哀思

—— ——忆唐山教区刘景和主教

2014-01-06 13:23:46 作者:寇宏广

初识老主教
    2013年12月11日深夜,正在伏案敲打键盘的我,突然被电脑桌面上的QQ抖动窗口打断,一位唐山市内的教友告诉了我一个沉痛的消息:刘景和老主教刚刚离世!
    瞬间脑子里一片空白,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也不愿相信这是真的,就在前一阵报社开会的时候,我还在主教门口看了一眼正在睡眠中的老人,怎样让我来接受这个事实?这一夜,我难以入眠。


老主教和蔼可亲,关心教友的信仰和生活

    记得第一次见老主教,是在2007年的深秋,那个时候我刚刚慕道,由妻子带领我去主教府参观,顺便买了一串念珠。妻子拿着念珠笑嘻嘻地说:“这串念珠给你了,不过要让老主教给祝圣了,这样你就不会跑了。”然后就拉着我去老主教的屋里。一进屋,就看见一个体态较胖的和蔼老人坐在沙发里,正在给几个教友讲道理。等老主教讲完,妻子就介绍说我是慕道者,想让老主教给圣一下念珠。老主教欠身拿起念珠给圣了,还特意嘱咐我要好好利用这个念珠,并让我坐在他身边,给我讲天主的道理。慈祥的老人用手握着我的手,那一刻,我的身心满是温暖。
    在我们要离开的时候,老主教还特意降福了我,叮咛我要好好信,没事可以经常到他那里去坐坐。等我们回到家里,和岳父讲了见老主教的事情后,岳父笑着说:“咱们和老主教还是亲戚呢。”岳父每次去主教府见老主教,叫老主教时,老主教就和岳父摆手:“别叫主教,叫舅爷。”岳父说不合适,坚持叫主教。老主教就风趣地说:“那你就叫我舅爷主教吧。”我和老主教求证这件事情的时候,老主教说是真的,他喜欢和大家在一起,信仰团体就应该和一个大家庭一样,和和气气的,彼此相爱,那是多么好啊!老主教在感慨一番之后,眼睛里满是泪水,我就那么在旁边守着,默默地注视着这位垂暮之年的老人。

“为教会留下些实实在在的东西”
    与老主教熟稔之后,有时间就会往他那里跑,听他讲那些过去的往事。记得有一次他给我讲了一上午,一口水也没有喝,好几拨人进来他都没有理。老人家在沙发上弓着身子,双手扶着沙发,探着头炯炯有神地讲着,有时怕我听不清楚,还会再说一遍,乃至把午饭时间都推延了。服侍老主教的教友催了主教好几次,我也起了好几次身,但都被老主教给按住了,他非常郑重地说:“如果我今天不讲完,我就不吃饭,一定要让我讲完。如果等哪一天我不在了,这些事情就不会再有人知道了。”


老主教喜爱阅读,一面墙的书架里都是他的藏书

    老主教是非常重视教会历史的,他说在文革之前,他省吃俭用买下了很多的教会书籍,包括非常重要的历史资料,但在文革时被付之一炬,这令他非常痛惜。在恢复信仰自由之后,老主教又开始大量购买图书,他说自己每天有吃有喝,留着钱没用,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不如趁着自己还能动,就为教会留下些实实在在的东西,因为教会发展需要这些东西。
    的确如此,老主教每天吃的和大家一样,从不搞特殊,甚至有时候就凑合一下,比一般教友还不如。一次在午饭过后我去老主教那里,推门进去看见老主教正双手捧着个东西在啃,老主教看见我进来急忙把那个东西放在了茶几上面的塑料袋里,我走过去仔细一看,原来是多半个已经发硬的馒头。老主教满脸通红,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忙和我解释说这是昨天他吃剩下的,怕服侍他的人给收走扔了浪费,就自己藏了起来,今天午饭特意少吃了些,想把这个剩下的吃了,结果被我看到了。我当时就禁不住落了泪。老主教还央求我不要告诉别人,我默默点头,陪着他啃完那剩下的馒头。

    老主教很少给我讲他受苦的事情,更多的是讲那些如何才能搞好福传的事,用他的话说,受过的苦太多了,很多都不记得了,再苦也都走过来了,就没必要再说。
    在与老主教的多次谈话中,他给我讲的最为详细的,就是创建河北省神哲学院的事。当初没有教室、没有宿舍、没有教材、没有老师、没有生源,而这一切,都需要他亲自去跑。为了能够培养修生,他亲自挨家挨户地去说服家长,让大家意识到修道的重要性。一次他去某教区招生,当地很多教友知道后,就提前捎话,说如果他去了,就打断他的腿,那里不欢迎“唐山刘”。老主教说他根本就没害怕,自己都一把年纪了,打死就打死,算不了什么,但耽误了修生的圣召,那才是大事,所以他不顾当地神父的劝阻,走着去了。等老主教到了那里,当地的教友跟着他,看他做什么。在老主教弥撒讲道的时候,他只提到一点,那就是修生的圣召是信仰发展下去的根本,没有修生就没有神父,而这一切都是天主的事,并非某个人的事。弥撒后,当地教友就把他迎到家里,结果有好几个年轻人都跟着他去了修院。老主教在给我讲这段往事的时候,非常激动地说:“只要我们一心一意去做,天主不会不管我们的,因为他知道我们在做什么。”
    老主教除了注重培养修生之外,也对神父的福传非常关注。他常常鼓励神父们说,福传的路上虽然充满艰辛困苦,甚至别人的嘲讽,但是要对自己的职责充满信心和喜乐,因为神父做的如何教友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神父的所言所行,就是最直接的福传。他要神父们一定记得“我若传福音,原没有什么可夸耀的……我若不传福音,我就有祸了。”(格前9:16)


2012年12月刘景和主教住院前,最后一次为教友行集体坚振圣事

    老主教一直都在做弥撒、行圣事,直到他实在无法行动为止,并且他每次讲道理的时间特别长,往往会从一个主题讲到另外一个主题,一连串地讲下来。有教友说起,他总是说感觉时间不够用了,总想给大家多讲些。紧迫感,一直伴随着他的晚年。


2013年复活节后,唱经班的教友们为重病期间的老主教唱圣歌,主教强撑着身体为大家鼓掌


与老主教的最后一次话别
    今年夏天,我去一个教区参加活动,临行之前和老主教道别。没有想到,那次竟然是最后一次和老主教说话,至今依然记得他在我临走之时,嘴里念叨的那句话:“一路平安,天主保佑你,我会为你祈祷的。”是的,天主会保佑我们的,谢谢老主教对我那么多的教诲,谢谢老主教一直在为我祈祷,现在,就让我们彼此祈祷吧,我们并没有分开,只是暂别,就如同那次我远行一样,我们还会再见。老主教,我还期待着与您一起聊天,注视着您满眼的泪,看着您啃剩馒头,听着您激昂的表达,就如同以前一样。
    为主教举行追思弥撒时下了一天的雪,这是2013年的第一场雪,也是圣洁的雪,它来自天上,陪伴着我们一起追思您,老主教,您看到了么?此刻的我,在静谧中,在雪夜里,回想着与您在一起的日子。

本文标题:雪夜里,寄哀思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