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圣地之恋 (一)


2002-07-09 13:25:01

  新千年的五月,春光明媚,大地盎然,充满生机,毕生的心愿——去路德朝圣,和新生的心愿——去泰泽朝圣,终于要实现了!无比喜悦的心情充满着我与妹妹“虹“,外甥 女“桥桥”的内心。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日,我们从北京出发,开始了巴黎-泰泽-露德十六天的朝圣之旅。

初到巴黎

  在天主圣父的恩宠光照中,有圣母玛利亚的护佑,凭圣神的指引,我们飞行十个小时后,平安到达巴黎。
  机场外,“桥桥”的友人“大伟”来接我们,他也是教友,此次特意从德国开车过来。我曾经到过一次巴黎,但当时是跟旅行团来的,所以并无机会到巴黎众多的知名教堂畅游。这次终于可以随心地在巴黎圣母院呆上半天,献上一串玫瑰经了。
  五月的巴黎仍是寒风习习,一派倒春寒的景象。路上的人衣着五花八门,还有穿棉衣、皮衣的。我们带的衣服不多,感到很冷,好在有人来接,虽在异国它乡,也顿感暖融融的。
  “大伟”开车把我们带到住处。这里原是一处修院,现已成为接待神职人员及教会信友来巴黎暂时居住的地方。这里的院子很大,树木成荫,院内有一小圣堂,每日有弥撒。我们的住处整洁简朴,所有设施都很方便。在餐厅有修女们的热情招待,使我们倍感亲切。
  到巴黎的当天傍晚,我们到巴黎的香舍里大道走了走。这里号称是法国最浪漫的街,天气不太坏的时候,巴黎的先生女士们都坐在马路边角的咖啡屋外,面向街心,一边谈笑一边喝咖啡,浓郁的法国浪漫人情,尽显其中。我们北京的王府井大街,是法国香舍里大街的姐妹街,二者确实有蛮多相似之处。

巴黎圣母院有感

  第二天,我们迫不及待地去了巴黎圣母院。这座教堂因法国大作家雨果的名著《巴黎圣母院》而名扬世界。它非常宏伟,我们北京北堂的建筑风格就是模仿它而造的,教堂里面更是富丽堂皇。但遗憾的是,堂内绝大部分人都是参观者,而真正坐下来祈祷的人却很少。听说法国曾经是天主教国家,但近几十年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反道渐渐疏远了自己的信仰,很多年青人已不再热心,这真让人心痛。大伟告诉我们,这种现象在整个欧洲都很普遍。我们找到一处写着“只供祈祷者”的供奉着圣体的僻静角落,跪下朝拜圣体并默念玫瑰经。
  在出堂时,我们遇到一群小学生跟着老师在堂内边走边说,手里还不停地记着什么。大伟告诉我们这是小学生们在上宗教课,这也是大多数欧洲小学的必修课。看着孩子们专注认真的神情,我祈求圣母护佑他们,将他们引领到天主台前,并通过他们,将他们的父辈——疏远的一代,重新引领到天主台前。

明供圣体的圣心大教堂

  第三天,我们去了圣心大教堂。凡来巴黎的游客,一般都要到这里来。这座圣堂全部是用白色石头建成,别具一格。它坐落在巴黎的至高点-一座小山上。站在圣堂前的草坪处,可以俯阚整个巴黎城的全貌,风景美极了。
  听说圣心堂日复一日明供圣体。因为教堂处在巴黎治安最差的一个区,所以每天八点以后,圣堂大门便从外面上锁,愿意拜圣体的人们便留在圣堂内彻夜朝拜圣体。真没想到在这纸醉金迷、灯红酒绿之地,还有人能常常安慰、陪伴耶稣。很感人,也真叫我惭愧。
  在圣心堂内,恰好碰到一位神父带着一群十来岁的孩子们来献弥撒,我们便有机会领受了圣体圣血。看到这些孩子们,我想人类一定是有希望的。
  在巴黎逗留了三天,我们每天都有机会参与弥撒,领受圣体。这真是天主的恩宠,圣母玛利亚的安排!我们身心都沉浸在平安中。
  明天,我们就要去泰泽了。

听到的泰泽

  泰泽,是我们朝圣之行要去拜访的重要一站。原来在北堂听神父介绍过“泰泽祈祷”,但对泰泽本身并无多少了解。桥桥去年只身到泰泽住了一周,回来后,对泰泽无比眷恋,许诺说她一定要让我和她妈妈在有生之年到泰泽去一次,好好感受一下什么是“人间天堂”。这回真的就要实现这理想了,桥桥比我们还激动。
  从桥桥处得知,泰泽是位于巴黎东面远郊的一座小村庄。那儿住着一个修会团体,叫泰泽团体。教宗保禄二世亲切地称泰泽为“那个小小的活泉”。近二十年来,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人从世界各地来到这个“小小的活泉”汲取“生命的活水”。而以歌声与静默为众人“同一语言”的“泰泽祈祷”也成了世界各地人们喜爱的祈祷方式。泰泽团体的创始人罗哲修士被世界公认为二位活圣人之一,另一位是印度的德勒撒修女,但她已于前年去世。
  泰泽原是一个极其偏僻贫困的小村庄。四十年代,年方25岁的瑞士籍修士罗哲离开他的故乡瑞士,来到他母亲的祖国-法国。那时正值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罗哲修士坚定不移地在泰泽小村创建了一处小小的避难所,帮助那些身处困境的难民。同时,他与几位志同道合的修士在泰泽建立起一个小小的修会团体,以单纯的精神和善良的心地,渡着共融的生活。祈祷、寻求合一与信任、喜悦的精神、简朴、以及怜悯是他们生命的中心。六十年过去了,如今团体已有来自世界各地的100余位修士。年逾87岁的罗哲修士领导团体,六十年孜孜不倦,不改初衷,寻求如何在人间传播希望之光。
  二十年前,罗哲修士决定要关注年轻人的成长,于是,泰泽团体开始在泰泽小村举办年复一年,周复一周的青年聚会,给不同背景的青年人创造交流的机会,以促进他们的健康成长,彼此的理解与关爱。这样,在夏天和一年中的某几个星期,泰泽小村便成了成千上万年轻人的聚会之地。
  很多人来自很远的地方,其中一些人来自其它大洲,另一些人来自欧洲的最偏僻的角落,他们都经历了几天几夜的陆上与海上的颠簸才到达泰泽。大多数人在泰泽停留一周时间。罗哲修士称他们是当今的朝圣者。在这些朝圣者的信仰之旅中,他们有机会与其他人生活在一起,并且分享各自的探索精神。我们有幸成为了这朝圣者中的一员。
  泰泽的真面目是怎样的?马上就要知道了,我与虹妹很兴奋地猜测着。

泰泽印象

  从巴黎到泰泽要乘火车、汽车,大约三小时的路程。一路上,白云朵朵,在蓝天上慢舞,祥和绚丽的阳光普照大地,一座座山丘延绵不断,遍地绿草油茵,五颜六色的小花在绿草丛中竞相绽放,一团团白色的蒲公英随风摆动,远处村落红绿相映,不时的可隐隐看见有教堂的十字圣架直冲云霄。牛马猪羊在草地上自由牧放,悠闲地享受大自然赋予它们甘饮。……这真是一处平安祥和,美丽的“香格里拉”,我们中国人心目中的一片世外桃源。
  很快,我们的大巴士开上一座山坡,穿过一片村庄,停住了。这就是泰泽圣地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竹门楼,上方悬挂着的五个大小不等的钟,桥桥说这是保禄二世之前的一任教宗送的,现在已成为泰泽的标制。钟楼旁有一棵开满花的大树,深粉色的花瓣散落一地,鲜艳迷人。树下竖着一个木质牌子,上面用八九种文字写着“欢迎”。钟楼周围是一些木质的矮房子,据说是接待处。不远处有一座木质的很大的矮房子,屋顶上有三个火苗型的装饰,很像东正教教堂的堂尖。这时大约是二点多钟,整个泰泽静悄悄的。桥桥说这个钟点应是大家在圣堂内学歌的时间,所以外边没有人。 (待续……)(滕玉兰/北京)

连载一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