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de

特稿:从新教宗当选看普世教会及中梵未来关系


2013-03-18 13:11:20 作者:光来


 

  北京时间3月14日凌晨,在西方古老的梵蒂冈城选出了普世罗马天主教会的第266位教宗。几个小时后,在东方古老的北京城选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任主席。
  不到一天,两位举世瞩目的领导人产生了,并获得了世界的广泛关注和各国领导人的诚挚祝贺。前者是一位普世性的宗教精神领袖,后者为一个多民族的大国国家元首;前者服务的是一个拥有12多亿信众的普世教会,后者领导的是一个拥有13亿多人口的泱泱大国。前者是一位来自拉美发展中国家的教宗,后者是一位从基层走来的亲民的国家主席……
  两起历史事件,前赶后赶,赶到了一起。无论是巧合,还是天意,数个小时内同时产生两位世界级领导人,耐人寻味,值得思考,值得关注。
  作为国人,大家都熟悉自己的国家领导人。对于刚刚当选的教宗方济各不但为国人,即使中国神长教友也感觉陌生,他就是阿根廷籍新教宗本名豪尔赫·马里奥·贝尔格里奥。
   新教宗当选后,没按常规坐着接受枢机主教们的致意,而是站立接受;现身圣伯铎/彼得大殿窗口时,他没戴教宗披肩,衣着简单,胸前十字架也是旧的;在降福广场上激动欢呼的人群前,他先是谦虚地俯首,然后邀请众人静下来为他祈祷,诚恳地请人们在其未来牧职中与其携手同行;首次讲话,他没提教宗称谓,有意淡化作为伯多禄继任者的角色及宗徒之长的地位,强调突出身为罗马主教与全球其他主教的平等及共融特性;在当晚回其临时寓所时,他拒绝搭乘豪华教宗专车,而选择自己拎包与红衣主教们挤坐班车同行;在丰盛的庆祝晚宴上,他说:“求天主原谅你们所做的⋯⋯”当选次日,他轻装简从地去圣母大殿祈祷,还搭乘卫兵之车到其先前下榻的司铎之家自取行李,并到前台自付住宿费,亲切地与那些被惊吓的不知所措工作人员一一告别⋯⋯ 如果说荣休教宗本笃十六的激流勇退为古老的大公教会带来了一场革新,那么,新教宗方济各的简朴登场则为现代大公教会刮来了一阵清风。
  新教宗出人意料而又令人耳目一新的现身出场及淳朴言行,感动世界的同时,也让国人不仅想起了新一代国家领导人执政新作风:改会风、改文风、反腐倡廉,深入基层与民同苦同乐,外出不封路、不铺红地毯、不摆鲜花,不搞欢迎仪式。虽然一方为精神领袖,一方为政治元首,但双方仍有几多相似?
  新教宗名号为“方济各”或译“方济”与两位名叫方济各的圣人有关。
  第一位为意大利亚西西的圣方济各(1182—1226),方济各修会的会祖。简朴贫穷生活是其追求,圣方济各因此被现代人奉为动物与环保主保,其《和平歌》至今脍炙人口。新教宗取名号方济各意在践行简朴生活。当选当日,昔日这位牧人住简陋平房、搭乘公共交通工具、自己煮饭、为穷人甚至艾滋病感染者洗脚服务的画面立即被挖掘出来,出现在全球各大媒体上。新教宗及其新作风已经为世界和普世教会刮起了一阵清新温馨之风。不过未来,新教宗将如何领导有千多年历史的梵蒂冈国和信众愈十亿的普世性团体?如何勇敢地面对全球化和世俗化等带来的挑战及今日教会的系列困难问题?如何沿着梵二路线继续锐意明智改革?如何推动世界和平及全球新福传?如何面对处理中梵未来的微妙关系?如何背负这个沉重的十字架?世界正在拭目以待。
  第二位是西班牙籍的巴斯克人方济各沙勿略(1506—1552)。后者也是耶稣会创会人之一,曾到亚洲传教,最终因无法进入中国内地而抱憾客死上川岛。其遗体虽多次迁葬,但百年不腐,因其代祷众多奇迹,沙勿略因此被封圣,成为全球传教主保。新教宗取名号方济各,不能排除与方济各·沙勿略的关系。历史的巧合是,方济各·沙勿略在中国去世的同年,利玛窦在意大利诞生。最终利玛窦及其耶稣会弟兄前仆后继实现了其前辈沙勿略进入中国的夙愿,建立了中国教会。虽然耶稣会与中国的友谊源远流长,但大公信仰与中国文化的结合及福音本地化的进程缓慢,基督福音至今还没为多数国人所认识和惠及亿万华夏同胞。昔日耶稣会与中国的传统友谊以及圣方济各·沙勿略与利玛窦在天上的代祷,定会促使这位来自拉美传教区的现代耶稣会牧人重视中国及中国教会,重拾利玛窦策略,以其耶稣会前辈的胸怀和智慧及其道德力量扫除障碍,突破双方僵局。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教宗(Papa/Pope)的中译称谓曾在康熙年间被译为“教化王”,后来还一度被译成过“教皇”,以前的教宗一如古代帝王也曾自称为“朕”,但梵二以来,其译名被准确地译为了“教宗”,近代教宗为谦虚和避免卷入政治都已拒绝再用“朕”之自称,改用第一人称“我”。  在海内外华人天主教会内,广大信众都在使用“教宗”称谓。境外使用中文的地区或国家,如港澳台及新加坡政界也都使用“教宗”译名。一方面,“教宗”是今日准确的译名,另一方面,这也是对海内外华人信众及普世天主教会的尊重。当前,唯独内地和境外部分社会媒体仍然教条地沿用古译“教皇”。虽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新教宗当选次日给予了祝贺,但其不灵活地沿用了历史旧译“教皇”一名,显得不合时宜,与时代脱节。
  在普世天主教完成了其精神领导人历史性新老交替的同时,中国国家主要领导人的历史性换届也已顺利完成。我们祈愿,双方相互真诚祝福,中梵关系进一步改善,为世界和平和人类进步带来无限福祉。
  (2013年3月15日; 原文请参考《中国民族报-宗教周刊》,本网略有增删。)

 

  • 信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和传真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信德报、信德网或信德编辑部译"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信德社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信德网一旦刊登,版权虽属信德社,但并不代表本社或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信德报或信德网)"的内容,为本网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