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ponsive image
,我心中的
2017-07-27

,永远是我抒发不尽的诗歌。,永远是我咏唱不完的颂歌。可从童年起我就没有了,在我的脑海里只留下非常模糊的印象。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对总摆脱不了一种隐约的感情。

,我心中的
2012-07-16

  ,永远是我抒发不尽的诗歌。  ,永远是我咏唱不完的颂歌。  可从童年起我就没有了,而且在我的脑海里也只能留下非常模糊的印象。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对总摆脱不了一种隐约的感情。

的爱
2012-05-18

,我只是写得差不多,还没写完。的脸像天气预报一样,晴转阴了,她严肃地告诉我不是她不让我玩,主要是我的态度不认真。赶紧把作业拿出来,就在我旁边写!我灰溜溜地打开作业本。

我的
2013-04-27

我的一生虔诚事主,十八岁就嫁给了我父亲。父亲在煤矿上班,家庭重担自然就落在了的身上。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主妇,她不会说华丽的语言,只是用她的思想和行为感染着我们。

的影子
2009-03-27

现在我已经17岁了,也已经渐渐地老了。这一天停电了,又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发生的事情。五年前的一个下午,天黑蒙蒙的,忽然停电了,让我找出复活节祝圣的蜡烛。

,谢谢您
2013-09-18

18岁就嫁给了父亲。父亲在煤矿上班,负责照顾我们四个孩子,以及年迈的奶奶。那时候生活条件很差,没有自来水,没有煤气,每天到离家200米的井边去挑水。

苦命的
2004-11-19

67岁对现在的人来说还不能算太老,可是我的在她的这个年龄里,却离我们而去了……在她漫漫人生旅途上,她尝尽了人间的艰难与困苦,12岁那年她失去了她的,18岁就嫁到了婆家。

的转变
2007-03-30

在入教之前,性格是急躁的。那时候,她的身体也不是很好,在我的记忆当中,几乎每天她都要喝下一碗中药汤。

去天国了
2010-05-14

她邀请朋友把自己打扮好后,就在阳光照着的客厅一角,把两个孩子抱在膝上,对他们说:过不了多久,就要去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叫天国。儿子问: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呢?

电话
2004-06-14

如果你那个时候经过他的身边,你会听到他用很小也很柔的声音在说:!你吃了饭没有?!你今天会来接我吗?!你不要忘记带一个玩具给我喔! 然后他会把电话挂上,接着去上课。